Saturday, June 5, 2010

怜悯惋惜之心-可以选择性施用?

颜炳寿:政府应提供平台于年轻退休领袖

辣手新闻网站
Wednesday, 02 June 2010 12:23

在党争中对诗杰不离不弃的颜炳寿,今日再表现出「翁派」的角色,他向政府建议,提供发挥
平台给年轻退位的政治领袖,包括翁诗在内,以继续为国家人民贡献。

颜炳寿不讳言翁诗杰是他的政治导师,他说,年轻的政治领袖有丰富经验,可以为国民出力。
颜炳寿是在这一次内阁改组中,受委为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

颜炳寿认为,尽管翁诗杰在这次的内阁改组落马,不能续任交通部长,但是后者仍能在政府
内扮演其他角色。

“毕竟一名政治人物所累积下来的经验,包括对国家操作的认识,应该有其他(角色),
例如获得国家委员会的平台,协助履行国家的工作,多于政党的工作。”

无论如何他表示,若这些年轻的政治领袖选择全面退休,他仍然会尊重他们的决定。
颜炳寿表示,翁诗杰可说是本身的政治工作导师,政治资历也非常深厚。

“翁诗杰在政治工作上是我导师之一,他的政治历练也非常深,我相信任何政治领袖
(不在内阁后),包括翁诗杰应该有不同的平台,扮演他的角色。”
颜炳寿是与另2名新科出炉的副部长,今早在上议院正式宣誓就任上议员,为他们于

本周五宣誓出任副部长铺路。

对于新任务,颜炳寿承诺,将拉近政府与青年们的距离,处理好青年及体育的部门事务。

本刊的话

(01) 热烈祝贺炳寿荣任青年体育部副部长。

(02) 但愿担任部长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不再模仿其他当官者那样,接受各华文报章专访,说我要做什么,推什么,动什么,最后到了任期结束,什么都没有做好。

(03) 还有,炳寿不应该模仿其他当官者,说什么对华青不太了解,花掉一大半时间安排接见各华青团体,探视它们有什么诉求,有什么期许。

(04) 这个时候,如果从政者、当官者到现在还不知道华青有什么诉求,心底想什么,要什么,马华的政治还能搞下去吗?

(05) 炳寿一副情尽义尽,为导师翁总说好话,要求政府和党给他一个发挥的空间,听起来相当不错,可惜,官场文化不是慈善公益,绝大多数人都听不进去。

(06) 过去翁总曾经在党内执行党权暴力化、党意血腥化,导致马华建党60年发生第一宗开除票选署理事件,过后引发大党争特大重选,自己最后不幸被人推翻,炳寿目睹这些演变,当时的心里是怎样想的?

(07) 作为翁总的身边亲信,当时的炳寿为什么不讲一些公道话?怜悯悲痛的心情有选择性的咩?对一些人可以怜悯,对其他人的遭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08) 既然胆敢孤注一掷,胜者为王、败者为蔻,要讲公道仁慈,情义相随,留待鸭年娥月猫日再谈吧。

(09) 反过来说,无论是年轻退休,还是年老退休,党和政府已经给退休领袖发挥的空间,如果还不足够,政府和党还能做什么呢?

(10) 政府那来这么多职位,以另一种官职安抚退休后的政治元老,说实的,执政党简直有心无力,现成的政治资源不断减少,想要安抚在任者都不够分配,怎么照顾退休人士?

3 comments:

吴启聪 said...

党争已经过去了,至于颜炳寿是不是可以用的人才,想必博主兄心里应该有个谱,何不让他尽量表现一番?

翁诗杰今后何去何从,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坦白说,如果真要用曹智雄来取代翁诗杰,那我情愿翁诗杰留下来。

尽管翁诗杰在党内的办事作风无法为人接受,但无可否认的是,翁诗杰在华社心目中确实还存有一些份量,如果我们马华还可以继续提供平台予翁诗杰(在不干预党务的前提之下),我也乐见其成。

但愿党争真的是彻底结束了,内斗也应该告一段落了,是时候枪口一致对外了!

cakappolitikmca said...

炳寿有才华,已经得到机会表现,可是,无需在这个时候提出不传统、不正规的建议。

蔡总也许有心,但是未必做的到,马华只有13个民选议员,补选拉票成绩令人失望,可以争取很多资源咩?

华社动不动骂马华,炳寿公开讲,把翁总拉进来,搞不好导致马华减分罢了,何苦呢,让翁总好好退休,写回忆禄、到处演讲也不错,何必一定要到回政府服务?

吴启聪 said...

其实在翁诗杰输掉总会长过后,小弟确实有想过,翁诗杰今后做马华的形象大使兼发言人,或许是可行的,不一定要是政府公职。

不过,人各有志,翁诗杰的大侠本色应该还是不改,如果他有意退隐江湖的话,没有人留得住他,包括颜炳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