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31, 2009

有些话不需要讲清楚的

是不是要我辭職?翁促廖說清楚

中国报
31/10/2009

(吉隆坡30日訊)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促請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說清楚是否要他(翁詩傑)辭職,好讓他(廖中萊)可以當上總會長。

翁詩傑直信,有一些人希望他遵守特大結果,這很明顯是在要他辭職,不過,這些人又說沒有逼宮。
“別說是一般人,我自己也覺得他們行徑令人混淆。如果這位

新任署理總會長要我辭職,以便他自己可以攀上總會長寶座,他必須清楚表明立場。閃閃爍爍是無法解決問題。”
針對一些人士要求他尊重黨章,翁詩傑表示,黨章已經清楚闡明,開除受委中委是總會長權力。
“我向涉及各造包括署理總會長等人保證,我身為總會長不會違反黨章行事。”

他在部落格貼文指出,大團結方案是明確及公開的,那就是他和蔡細歷同意擱置彼此分歧,並且動用一切資源與支持者,重新整合黨。

他也不解為何會有一些人,對這項團結大方案感到緊張不安。


本刊的话
(01) 翁总何必问的如此露骨,廖署理怎么回应呢,等到事情变成既定事实,才公告天下也不迟啊。

(02) 当初,人家问蔡细历是不是人头掉地,翁总还不是顾左右而言他,不正式作答、不正面回应,让纪委5老密谋杀人。

(03) 今天的廖署理学会了这一招,前面扮成好人,后面吩咐16人大组合明暗搅局,推倒不倒翁、赶走不走翁。

(04) 1014晚上,廖派在日航酒店密谋布局,联署公函,分配党职官职,连串的动作,目的是什么,还用讲的明白吗?

(05) 接着,廖派在1015中委会议强行填补署理空缺,跟着逼宫窜位,翁总看在眼里,难道还不觉悟?

(06) 1022团结方案出炉,廖派在外面讲三讲四,在酒店密商开会,开口闭口说“我要回去问过我的中委”,党中有党,翁总还在追问干吗?

(07) 1029,16中委决定提呈联署公函,召开特大动议解散中委会,目的和1015的逼宫行动是一样的。

(08) 廖派中委整天吵着想知道团结方案的内容,其实他们早已知道内容,知道翁总迟早重组中委会和各州联委会,执意砍掉廖派的叛变主将。

(09) 翁总要开特大、廖署理说不符合党章,翁总不再坚持开特大举行重选,廖署理的16名跟班即刻签名召集特大,什么意思,什么目的,还用说出来?

(10) 翁总不必太天真,问话问的如此露骨,未必得到答案,一些事情总是不言而谕的,不必讲出来,听者也明白, 廖署理一心一意想做总会长,还用问咩?

(11) 翁派分裂成翁廖两派,不是偶然的,是有预谋的,翁总现在后悔也没用。

(12) 一不做、二不休,本刊还是那句话回赠翁总;马华掀开腥风血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砍则砍、当杀则杀,就让血腥取代对话、杀戮变成文化吧。

魏家祥“自己讲、自己听、自己爽?”


魏家祥指马青全力支持他领导
马汉顺却否认中委会通过议案

王国兴10月30日晚上 11点40分

马青总团今日备受关注的中委会出现罗生门,在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声称中委会通过议决案支持他的领导不到7个小时,其副手即署理总团长马汉顺却公开作出反驳,否认今日的中委会曾通过任何议决案。

马青是今午在马华大厦召开中委会会议,之后由魏家祥在将近下午2点半主持记者会。当时,魏家祥在记者会上声称,马青中委会今日议决,要求该党总会长翁诗杰尽快公开大团结方案的内容,同时要求各造尊重双十特大的议决。

早前被指面对马青基层策划召开特大弹劾的魏家祥也表示,马青仍然维持一个团队,并一致通过议案,全力支持他的领导。他强调,马青内部并没有出现倒魏的声音,一切只是谣言。

与马青领袖聚餐开记者会

但是,在魏家祥结束记者会的数个小时后,马汉顺(左图)旋即在吉隆坡一家餐馆与11名马青领袖和中委共聚晚餐,并在众位马青领袖的陪同下,於晚上9点半举行记者会,反驳魏家祥的说法。

出席聚餐的马青领袖包括副总团长陈栋良、副总秘书罗秋俊、吉打州团长王孙文、槟州团长翁协文、中委钟奕强、谢升远和林文议等人。马汉顺否认,今日马青中委会曾通过议决案,支持魏家祥的领导、要求翁诗杰尽快公开大团结方案的内容,以及要求各造尊重双十特大的议决。

中委会只是讨论没有表决

他强调,今日的中委会只曾针对上述事项进行讨论,但是没有投票和表决,因此没有通过任何议决案。

相反的,马汉顺表示,他与部分马青领袖认为,应该给予党中央领导层更多时间,去落实“大团结方案”。“要推行大团结方案不容易,马华是一个大及复杂的政党。我们希望各方给予领导层时间去落实。”

否认马青分裂仅意见不同

无论如何,马汉顺否认马青出现分裂,并且强调他们只是意见分歧而已。针对本身是否认同马华中委王乃志和黄日升等人要求召开特大,以便进行中委会重选,马汉顺表示,由于王乃志等人已经收集到16名中委的签名,特大已必须召开,因此他是否同意已经不重要。
本刊的话

(01) 魏博士前两天讥王赛芝充耳不闻,如今自己却是对马青中委会的声音“置若罔闻”!

(02) 马青没有倒魏的声音,恐怕是魏博士自己一厢情愿吧!

(03) 魏博士在会上一个个抓来问:“你们是不是想推倒我”,简直不象一个学人博士主持会议的风范,接着就当着记者面前说,会议一致通过100%支持总团长领导,怎么样的会议,太过儿戏了吧。

(04) 由于涉及利益冲突,能言善辩的魏博士,应该暂时退出主持会议,给机会马署理主持,让众伙儿对“大团结方案、特大(2)和逼宫事件提出见解,达致合理服众的立场。

(05) 这厢马青中委会结束不久,那厢以署理总团长马汉顺为首召的分队开记者会,推翻了魏博士“一团和气、一致支持”的说法,蒙羞蒙耻啊。

(06) 这厢马青总团长说会议议决一致通过,那厢署理总团长却说会议没有达致任何议决,一个会议两种结论,马青怎样成为华青的典范?


(07) 马汉顺是新人、也是新官,不会让自己的仕途轻易典当掉, 不过,他不能容忍总团长歪曲事实,决定把真相告诉公众。

(08) 看来魏大博士还是可以和美芬姐合唱一首“新鸳鸯蝴蝶梦”。

(09) 特大之前,魏大博士没有开会讨论,坚持马青总团不涉及母体斗争,现在自己掉进旋涡,不得不把马青当成挡箭牌。

(10) 本刊的预测;世事因果循环,由于总团长在幕后操弄权术,涉及母体权争,马青总团开始出现裂痕,由总团蔓延到分团和区团,从此日子不再好过。

(11) 本刊特别介绍,新鸳鸯蝴蝶梦的歌词,给马青团员唱出今天的迷思和感慨:-
昨日象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
  今日乱我心多烦忧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明朝清风四飘流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爱情两个字好辛苦
  是要问一个明白还是要装作糊涂
  知多知少难知足
  看似个鸳鸯蝴蝶不应该的年代
  可是谁又能摆脱人世间的悲哀
  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在人间已是颠何苦要上青天
  不如温柔同眠

Friday, October 30, 2009

特大(2)= 煽动中央代表违章投票


馬華16中委求代表委托開特大重選
30/10/2009 中国报

(吉隆坡29日訊)馬華16名或三分之一中委,今日聯合提呈簽名申請書給黨總部,要求召開特大,進行中委會重選。

申請書由馬華中委王乃志、拿督黃日昇及拿督廖潤強代表提呈。

領袖未兌現政治問責文化

王乃志說,16名中委希望召開特大,以進行中委會重選。
他說,雙十特大后,馬華發生了一些事情,包括黨內領袖未兌現政治問責文化,沒有遵循政治規則。

“針對大團結方案,總會長也說不需要照會中委會,與其這樣下去,加上馬華代表大會還未舉行,所以決定要求開特大,尋求中央代表委託。”

王乃志今日在馬華總部召開記者會,這么披露。在場者包括黃日昇。
他說,他們至今沒辦法收集三分之二中委的簽名,所以才需通過三分之一的中委簽名,要求開特大。

“若我們收集到三分之二中委簽名,我們就不需要舉行特大,在今年
馬華代表大會,直接舉行重選。”

王氏說,他們相信目前處于大是大非狀態的馬華,可通過重選,恢復黨的威信及重整黨秩序。

他透露,他們早前開始探討重選課題,並認為現在是適當時候,還政予黨員,重新接受中央代表的委託。
詢及為何在15日前,多數中委似乎都不同意重選的建議時,王乃志說,當時是處于黨內交替階段。

“中委會議后發生的事,包括大團結方案已令馬華處于膠著狀態,現在已來到討論馬華威信及黨格問題的時候。

16中委提呈的提案

1.要求中央代表的委託,以便重選。
2. 2009年10月10日特大后,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以他身為總會長行使過的委任或終止,或權力行使被當作無效。

本刊的话
(01) 特大之后再特大,特大(2)是一个怎样的特大?投选结果是什么?

(02) 看看第一项提案也是最关键的议题:要求中央代表委托,解散中委举行重选。

(03) 这个提案看似简单伶俐,可是,投票之后等于强行解散中委会,集体开除全部中委。

(04) 党选采用逐个提名,逐个投选制度,怎样投选就怎样开除,要开除也应该一个个来开除,不可能因为16个人的意见,把其他27人一起炒掉。

(05) 开除中委要有鲜明的理由,没有具体的理由怎样开除在2008年10月18日合法当选的中委?

(06) 特大(2) 明显抵触党章,等于煽动2364人中央代表参与非法集会和投票,跟党章对着干。

(07) 16中委可以攻击翁蔡两人,跟整个领导层对着干,但是,他们没有权力踩踏神圣的党章。

(08) 特大(2) 要执行政治问责文化,什么叫政治问责文化?中委在1010特大前讲过对特大结果集体负责,怎么不敢在1015中委会接受集体总辞。

(09) “团结方案”之前,16名中委不主张开特大重选,但是,“1022团结方案“宣布之后,知道夺权计划注定失败,集团利益受损,于是决定打烂整个中委会?

(10) 16中委不能开除其他27人,也不能怂煽动其余的 2341人 (2380-43=2341),结集起来踩踏党章。

(11) 不要滥用特大程序、不要踩踏党章,16中委唯一的权力就是开除自己,带头交上辞职信,看看能不能凑足三份之二的人数,演成集体总辞,自动集散中委会。

特大随时催生两个马华

马华1/3中委要召开特大
以3人为首要求重选领导层

Editor 29-10-2009 17:52 辣手新闻网站
www.laksou.com

晚上7时更新! 马华1/3中委今日在中委王乃志的代表下,提呈信件至马华总部,要求马华党中央召开特大,以便重选领导层,而提呈签名的中委会成员共有16人。

王乃志是在今午4时45分呈上相关中委的签名,並由总秘书王茀明亲自接收,这将致使马华再召开特大,以便重选领导层,让马华的纷争一劳永逸解决。不过,相关通知信並未交给总会长翁诗杰。
中委会原本不认同重选,因为中委会在党章下,有权从成员中选出新任领导人,但奈何翁诗杰不信守诺言,欲继续留下,加上推出的大团结方案却是「黑箱作业」,不理会中委会的看法,也不尊重中央代表,因而决定寻求中央代表的再次表决,以定夺党未来方向。

豁出去不计较个人得失 两项提案要求重选

虽然一旦重选,未必对在位者有利,然而,相关中委却不计较相关个人得失,並以最实际行动让马华回归团结,而决定以重选结束一切纷争,可谓出师有名。

王乃志与黄日升在记者会上宣布,特大的提案共有两项:

(一)要求中委会重选。一旦特大通过重选的议案,中委会就必须在30天内重选;
(二)任何2009年10月10日以后,总会长行使其权力的委任或终止职位,被当作无效。

1/3中委要求召开特大 马华党中央需依命行事

换言之,这对使马华大团结方案生变,马华将再风起云涌。按照马华党章,一旦相关人数获核准,证实都是自愿签名的中委,马华领导层就必须允许开特大,再由总秘书王茀明发出通知书,並定下特大日期。
根据马华党章第30条款,只要有1/3中委签名要求开特大,此特大就能成事。

王乃志为首,黄日升和廖润强共同协调

根据了解,共有14名中委今早签名,並由中委王乃志(右图右起)为首,黄日升和廖润强为协调员之一,共同提呈相关要求。
据悉,相关中委都是不满大团结方案内容未公布者,並且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同在者。

王乃志:尽可能让2/3中委集体辞职

同时,王乃志也表明,他们将在近期内收集达25位票选中委会成员(2/3成员)的签名,以便行使集体辞职的权力,直接逼使马华领导层重选,而不必再开一特大寻求中央代表的通过。
他表示,无论如何,总秘书在收到特大的信件后,就应在5天时间内发出开会通知书,否则,他与另两位协调将自行发出通知书。

出师之名:双十特大后事端影响党威信

询及要求召开第二次特大的原因时,王乃志则表示,自双十特大召开后,党内发生许多事端,而党领袖却没有做到政治问责文化,严重影响党的威信,导致马华失去党格。
签名的中委包括:

(一)马青总团长魏家祥(二)妇女组主席周美芬(三)组织秘书姚伟豪(四)副组织秘书颜丰守(五)中委李伟杰(六)中委王乃志(七)中委黄日升(八)中委廖润强(九)中委黄祥辉(十)中委姚再添(十一)中委尤绰韬(十二)中委何国忠(十三)受委中委曹智雄(十四)受委中委蔡金星以及两名在律师认证下,以传真方式把同意书传至马华总部的:(十五)副总会长陈国煌(十六)中委何启文。

本刊的话
(01) 16名联名中委之中,姚伟豪、颜丰守、曹智雄及蔡金星乃受委中委,随时遭到撤职,导致特大合法性产生疑点。

(02) 既然是来真的,为什么不预先购买保险,以票选中委签名请愿,是找不到足够票选中委,还是另有苦衷?

(03) 1015中委会,翁总曾经引用党章30.1,以重选为理由,要求中委会议决通过,可惜,与会中委,包括多名联署中委(魏家祥、周美芬以及陈国煌)呛声反对。

(04) 翁总的特大谕令,直至今日尚未解除,照理中委不需要另外引用党章第30.2条款,签名召集同样性质、同样议题的特大。

(05) 中委应该另寻管道,首先签名召开紧急中委会议,要求翁总即刻执行党章第30.1条款的特大谕令,无法通过之后,才联名呈交党章第30.2条款的特大请愿书。

(06) 第三势力中委如此快速引用党章第30.2条款召集,是不是觉察到中委势力日益败退,再迟疑不签名请愿,就找不到足够的人数?

(07) 翁总引用党章第30.1召开特大,16名中委引用党章第30.2条款召集特大,两个特大最终演成合并还是对决,尚待进一步观察。

(08) 副总会长陈国煌及中委何启文动用律师见证,通过传真方式传递同意书,不能符合党章基本要求,随时导致最低法定人数减少2名,以致无法符合党章第30.2条款。

(09) 在1015中委会会议中,多名联名请愿的中委,曾经附和前法律局主任梁邓忠的诠释,一口咬定召集特大要求重选,等同于执行集体开除令,明显触犯党章条款,现在自己引用党章30.2联名召集特大要求重选,态度转变令人吃惊。

(10) 不少人一知半解的认为;特大是党内最高权力机构,特大可以议决通过一切事务,其实,这种看法是错误的。

(11) 特大是党内权力最高机构,没错,但是,特大绝对不可以针对违反党章的议题,作出表决,除非事先修改相关条文。

(12) 比方举个例子说,每一个缴交年捐,符合资格的党员都有权利发言及参选,中央代表岂能胡作非为,通过特大议决禁止某某党员行使基本权利?

(13) 因此,特大不是至高无上的机构,党章才是至高无上的法规,特大的提案绝对不可以违反党章。

(14) 既然特大的提案违反党章,部分在任中委可以在特大表决之后,坚持不要辞职,形成两批在任中委会,一批在2008年选出,另外一批在2009年上位,形成两个马华。
(15) 除非全体中委自愿自立在特大前交出附带条件的辞职信,大家根据特大的议决集体呈辞或留任,否则,特大之后绝对有可能产生另外一个僵局,两批中委同时掌管马华公会。

(16) 根据党章第41条款,三份之二中委同时辞职,另外三份之一中委自动被炒鱿鱼,这个方式解散中委会,最直接也最实际的。

(17) 因此,如果16名联署中委是真正认真的话,他们应该同时交出附带条件的辞职信,一旦有另外14名中委跟随辞职,16个中委的辞职信即刻生效,凑足三份之二人数(16+14=30人),中委会自从解散,不需要召集特大。

(18) 16名中委签名召集特大,寻求党内重新选举,等同于他们自己自愿开除自己,有什么理由不能带头交出附带条件的辞职信?

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赛芝“充耳不闻”?家祥“置若罔闻”?


坚称亲耳听到翁诗杰要求拟信
魏家祥反击王赛芝“充耳不闻”

王德齐10月29日下午 2点03分

从马华双十特大通过议案要求“翁蔡齐走”,到中委会於10月15日召开会议定夺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是否下台之间,到底发生事情,似乎已经成为翁廖两派之间的“罗生门”事件。

在挺翁派中委王赛芝接受《当今大马》专访,否认翁诗杰曾经要求周美芬草拟辞职信,并揭露廖魏周三人曾经密会中委分配党职后,隶属廖派的马青总团长魏家祥也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作出反驳。

“我当时没有发白日梦”

魏家祥坚称本身曾在特大后亲耳听到翁诗杰说,“马华公会是一个华人政党,因此有关辞职信必须是用中文书写”,并讽刺王赛芝故意“充耳不闻”。“我那时并没有发白日梦,这个片段可说在我记忆当中历历在目,所以有一些人可以选择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他更援引挺翁派马青副总秘书罗秋俊日前发出声明,也证实翁诗杰提出辞职,并要求马华妇女组主席周美芬草拟辞职信。“当他证实之后,他还讲了一句话,后来总会长决定留下来,是因为有很多短讯和留言鼓励他留下来。”

声称翁要求廖做好准备

这名副教育部长也否认,他本人、新任署理总会长廖中莱,还有周美芬在特大后,就急着拉拢中委“分猪肉”。他甚至发誓说,“你说我们在那里分什么党职,对天讲,我们不做,我们也没有做”。

他强调,这反而是翁诗杰要求廖中莱做好准备,和总秘书王茀明一起在后翁诗杰时代稳定马华,只是王赛芝本人没听到。“我今天可以证实一句话,我亲耳听到总会长在落败时候告诉廖中莱做好准备,在国阵成员党面前,我是不可能再领导下去,我是要走,就这样交给廖中莱。”“当时他们也作了一个决定,当他(翁诗杰)在假期时,由廖中莱和王茀明共同处理党务。这不是一个人听到,而是几十个人听到。当时的确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王赛芝不在现场。”

要王赛芝别狗咬吕洞宾

魏家祥表示,当他和廖中莱及周美芬吃饭时,周美芬甚至还亲自打电话关心总会长和要求会面。

“你说我们吃饭谈些什么?是谈官职吗?我们更关心王赛芝上议员(职位)届满是什么时候。”他指出,周美芬当时还说,不管怎样,王赛芝的职位都要保住,让州议会通过其委任,以免丧失一个副部长的职位。对此,他要求王赛芝“千万不要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魏家祥也表示,就算是廖中莱和其他副总会长如黄燕燕会面,相信只是讨论如何稳定马华,而不是讨论分配党职。他指出,特大后有许多领袖都感到彷徨。

翁诗杰:要讲什么由他另一方面,翁诗杰受询及王赛芝的揭露时,只是笑着淡然回应说“人家要讲什么,就由他啦”,然后就继续走去开会。


本刊的话
(01) 魏大博士堂堂大男人,别企图欺负弱质女流。

(02) 魏大博士批王赛芝“充耳不闻”,难道魏大博士就没有“置若罔闻”之嫌?

(03) 事发至今,王赛芝终于鼓起勇气,把真相详细说了出来,实属勇气可嘉。

(04) 魏家祥出国公干回来,几乎每天都举行记者会,对翁派的人左右开弓。

(05) 魏家祥回国后近日来的动作,不幸已被中委郑联科批中,“廖派将进行更严厉的逼宫”

(06) 魏家祥曾说过周美芬的眼泪白流了,魏家祥当时可能没有发白日梦,但是可能已经周美芬的眼泪吸引住了。

(07)《 会议也指要撤除副总会长黄燕燕的部长职,当时廖中莱的反应是“妇女组将不要就不要”。》魏家祥为何没有针对这项指责作出回应?

(08) 魏家祥是大博士,对于措辞辩论绝对是没有几个人可以抵挡的。

赛之讲累了、对方不理会


王賽芝:翁總出國4天
廖周魏 密會中委

29/102/009 星洲日报

(吉隆坡28日訊)馬華婦女組總秘書王賽芝上議員今日揭露,在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還沒決定呈辭前,以廖中萊、周美芬及魏家祥為首的中委,竟趁翁氏出國后4天內,頻密會見各地中委,擅自討論黨職安排事宜。

王賽芝也是新聞、通訊及文化部副部長。她今日接受《中國報》專訪時,透露上述內情。

特大后,身在霹州的王賽芝獲悉,當時身為副總會長的拿督斯里廖中萊(署理總會長)、婦女組主席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及馬青總團長拿督魏家祥,各別安排會見不同的中委。

應交代者非總會長

“我當時是在霹靂‘療傷’,每天都接到中委投訴,指他們被分批叫去商討;中委見的人有時是家祥,有時是美芬,有時則是中萊。”

王賽芝透露,廖、周、魏在總會長請假4天期間,從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及宵夜時段,都馬不停蹄各別會見一批中委。
她說,廖、周、魏見中委的目的,就是假設總會長呈辭后,需要進行的事宜。

她相信,當時遠在外國的總會長,應該也會知道大馬發生的情況。
“若有人不明白為什么總會長會要留下,他們應捫心自問,在這4天內做了什么。他們一直叫總會長交代,其實應該是他們向我們交代。”

“他們一直說總會長回國后,就像變成另一個人。其實,我們早就一致同意,總會長回國后才跟我們一起商量去留事宜;在等待總會長決定的這幾天內,他們做了什么?”

受中委委托商談信函廖中萊應公開內容

“那封信內容是個謎,希望廖中萊出示信件內容。”
王賽芝促請廖中萊,公開他自稱“受中委委託與翁詩傑商談再開特大決定”的信件內容,以正視聽。

據瞭解,馬華中委在日航酒店簽名的目的,出現幾個版本,即包括指總會長沒勇氣做決定,所以要強迫總會長做決定、指總會長不要走,所以才要簽有關信件,以及委託廖中萊跟翁詩傑談。

曾被游說加入廖派

一名馬華黨同志上門遊說王賽芝加入廖派大隊,惟無功而返。
中委會議召開前夕(14日),某馬華領袖提醒王賽芝,指她的上議員任期已快到期,副部長職可能因此受影響。

“我相信這人善意提醒,把我當成好同志,目的是想保護我。但我反問他:假設他是總會長,他也不會希望我為了保住官職背叛他。”

這名被王賽芝稱為黨同志的領袖,也曾經提醒王賽芝,指如果她不跟
“廖派”大隊,他也保不到王賽芝了。

打破緘默為還原真相

馬華中委在特大前,曾一致要求總會長不要倉卒做出呈辭決定,翁詩傑當時感動地答應。
王賽芝說,她會打破緘默,為最近許多馬華傳聞挺身而出,為的就是“還原真相”。

“無論是對總會長、黨員、公眾或媒體,我覺得應該讓大家知道真相,對大家公平些。”

自稱身為其中一名知道真相的“見證者”,王賽芝近日看了各種各樣報導,心情有說不出的低落及掙扎。

“我過不了自己那一關,所以決定打破緘默。

王賽芝說,這次要講述的重點是,為什么總會長在特大后,沒馬上宣佈去留決定的事情。

她追述10月10日特大前,即8日晚上,中委在吉隆坡跟總會長進行一場非正式會議。

“大家當時要求總會長,一旦得知特大成績不理想后,不要倉卒決定;因為是要集體決定,集體負責。”

“總會長沒叫人代寫辭函”

“總會長沒叫周美芬寫呈辭信。”
王賽芝指出,10月10日特大成績出爐后,所有中委到馬華9樓會議室,準備跟總會長開會。

“前往會議室途中,我們還在說等下要挽留總會長;才剛進去,一名黃姓中委拿出黨章就說:‘總會長,假如你要辭職,可‘under’黨章的xx條文寫信辭職。”

她說,黃姓中委語畢,一名副總會長馬上接口說:“okok,叫美芬啊,幫忙寫信,幫忙‘draft’(草擬)。另一中委即接口:“這封信要寫華文,還是英文?”

王賽芝說,這時,總會長才有機會開口說:“我們是馬華公會,所有信件應以華文為主。”有中委就提議何國忠(高等教育部副部長)幫
忙寫信,因為他的中文造詣優秀。

“接著,有中委開始罵挑起寫呈辭信的傢伙,罵他怎可叫總會長辭職?我們本來是要挽留嘛!”

然后,又有人提議翁氏先寫信辭職,過后在中委會議挽留他。
“你們知道我的為人,我不喜歡這樣,不需要做戲;這證明總會長不同意寫信后,再挽留他。”

王賽芝無奈說,他們正要營造挽留總會長氣氛,豈料還沒來得及開口挽留總會長,就被有關中委挑起寫辭職信事宜。

美芬當時僅寫文告

“你知道,我最后會走,只是時間問題。”
王賽芝說,正當大家討論著為總會長寫呈辭信事情時,總會長便以英語說了這句話。

這時,中委才開始有機會挽留,表明若總會長走了,馬華會很亂。
“又有人講,反正總會長已打算出國,就先出國沉澱心情,回國后才告訴中委會關于他的決定,才來商談事后安排。”
會議結束前,開始討論“如何應付外面等候的媒體”課題,所以一致決定寫文告,發給媒體。

“因此,美芬當時的任務是寫文告,不是寫呈辭信,因為總會長已表明他不必叫人寫信,再挽留他嘛。”

王賽芝說,據當時的討論,文告內容大略說明這次特大是因開除蔡細歷引發,當初也講過集體決定,集體負責,所以現在要求總會長不要倉卒做出個人決定,一切等他回國后,才帶入中委會談論,因為要共同負責。

“結果,文告隔天出來后,並沒我們討論這一段;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時,各大中文報章都寫:詩傑不走。”

還想踢黃燕燕出局

翁詩傑出國后,眾中委11日晚上召開飯局,討論“新任總會長、署理總會長”人選,還想踢副總會長兼旅遊部長拿督斯里黃燕燕醫生出局。

王賽芝說,飯局地點在吉隆坡萬豪酒店,出席中委包括廖中萊、江作漢、周美芬、尤綽韜及李偉傑等。

星雲賜我從政靠勇氣

王賽芝指出,翁詩傑曾于15日的中委會議前,見過星雲大師,並得到啟發。

“大師賜給總會長的‘當進則進,當退則退’,原意並不是建議總會長退位。”

14日晚上,王賽芝等待通知,以確定15日中委會議的會前會議舉行決定。較后,她趕去東禪寺,星雲大師勉勵我,問我在馬華的困境課題。我說,政治圈很複雜,好像不很適合我。

“大師問:妳有勇氣嗎?我答:有!大師較后就賜3個名言:教書靠學問、做人靠智慧、從政靠勇氣。”

星師大師勉勵王賽芝全力支持翁詩傑,因為翁氏是難得一見,有理想的政治領袖。

“大師還說:不要因為一句話,壞了黨章;意思說,不要因翁詩傑說過,輸一票也要走,壞了黨章。”


本刊的话

(01) 王赛之上议员,加上中委郑联科,一雄一雌双性结合,成为翁总的急先锋,马华中央党部进入新时代。

(02) 王赛之的上议员任期刚刚得到霹雳州议会延长,违反一人担当一届的准则,可是,党乱人乱,其他人没时间钉住这个课题。

(03) 党内的争执议题太多了,争也争不完,骂也骂不尽,就给王姐占点便宜吧。

(04) 王赛之立场始终如一,跟翁总共进退,有立场、有原则,不变节,有说是感恩于翁总提携之情,无论怎么个说法,都可以成为从政的模范。

(05) 1015中委会,据说王姐几乎泪洒会场,想回头,觉得对方太过份,不得不开口声援翁总,也是人之常情啊。

(06) 王姐讲出1010特大和1015中委会前后的事变和情节,可是,整篇专访未免太详尽,一般人没时间详细阅读。

(07) 王姐专访的重点(1): 翁总没有说过要辞职,找周美芬和何国忠草拟特大后的善后文告,不是辞职公函。

(08) 王姐专访的重点 (2):既然开除蔡细历的决定是集体开会,集体承担责任,全体中委和会长理事会成员,应该负起责任,大家一起炒鱿鱼。

(09) 王姐专访的重点(3): 特大后的善后文告讲明:全体中委共同负责,结果这段关键的字眼,被人刻意删除了。

(10) 王姐专访的重点(4): 翁总出国后,廖魏周三人小组速速密谋叛变逼宫,分赃党职官职,事实摆在眼前,不容狡辩。

(11) 王姐专访的重点(5): 挑战廖署理出示1014晚上日航酒店的联署公函,看看字里行间有没有逼宫的成份。

(12) 王姐专访的重点(6):星云法师给翁总和她本人无比的勇气和智慧,面对特大后的权争,所以,翁总决定留任,她也跟随得到续任。

(13) 王姐讲完了,恐怕讲累了,但是,对方不甘心利益被团结方案剥夺,他们不会轻易接受的,翁派廖派分裂对决,还是没完没了。

陈国煌无需设想太多

可被各派系接受‧
4區會促委陳國煌掌柔

星洲日报 29/10/2009

(柔佛‧新山)柔佛州馬華東南鎮、巴西古當、古來及新邦令金4個區會,週三(10月28日)促請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在大團結方案下,委任可被各派系所接受、能團結各方派系的副總會長陳國煌出任柔佛州聯委會主席。

東南鎮區會主席顏旺票、巴西古當區會主席陳書北、古來區會主席陳益昇及新邦令金區會主席黃清源週三發表聯合聲明中指出,陳國煌位居副總會長高職,多年來也一直擔任州署理主席,是一名具備了多年領導經驗、中庸、可被各派系人馬所接受的領袖,絕對是最適合扛下重新團結馬華重任的最佳人選。

也是州聯委會財政的陳書北代表發言時強調,上述4區會黨基層認為,在黨內出現諸多紛爭之際,總會長應該在履行大團結方案下,委任一名不具任何派系色彩的領袖來領導柔佛州。

柔馬華聯委會即將重組

柔佛州馬華聯委會即將重組的消息傳出後,馬華上下揣測極有可能出任新州主席的人選,包括了蔡細歷、陳國煌,或者由翁詩傑繼續留任。

前署理總會長蔡細歷曾於2002年至2008年擔任柔佛州聯委會主席長達6年。據稱他在大團結方案下,將重獲此職。
署理主席陳國煌被視為熱門人選之一,目前他的支持者正竭力為他爭取出線機會。

柔佛州馬華共有26個區會,上述4人是州內最先表態支持陳國煌領導的區會主席。

本刊的话

(01) 蕹菜团结方案之下,柔佛州成为第一个被重组的州属,考验两派人马合作诚意,陈国煌的支持者率先表态,显露自己处在被动和弱势的地位。

(02) 别忘记,委任州主席是翁总的特权,团结方案出炉之后,州主席还可能落在陈国煌的手上吗?

(03) 特大期间,陈国煌不挺翁不挺蔡,立场暧昧飘浮,这样的态度叫做有经验、中庸的领导人,能得到各派祝福?

(04) 不表态就是中庸,不说话就叫做中肯,如果政治真是这么简单,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杰出的从政者。

(05) 特大来了,党内有要事要表决,陈国煌竟然借故离家出走,这叫做有立场的领袖吗?

(06) 26个区会,只有4个区会表态支持,也有资格争取主席职,恐怕翁总要在柔佛州委任至少六、七个州主席。

(07) 如果不能同时担任,可以尝试采用轮流制度吧。

(08) 严格说,陈国煌不是中立派的人,他的言行顷向第三势力,相信不能得到翁蔡两派的认同。

(09) 被第三势力反叛逼宫之后,翁总还能在柔州给第三势力留下一个基地?

(10) 本刊预测,陈国煌不需要动作多多,亦有望留任署理主席,争取州主席就不需要花费心机了。

Wednesday, October 28, 2009

清炒蕹菜加酱油


江作漢:糾紛不容延續
應重視大團結方案

中 国 报 29/10/2009


(莎亞南28日訊)馬華副總會長拿督斯里江作漢說,“大團結方案”應受重視,黨內糾紛不容延續。

他說,各造應給領導層時間,商討及擬定一套大家都能接受的團結方案。

江作漢也是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他今日見證實達建築集團,與中國杭州巨神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簽署馬中合資簽約儀式后,針對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昨天率領14名中委吁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尊重特大結果一事,受傳媒詢及時如此回應。

尊重特大結果

提及是否認同翁詩傑留任,他說:“我同意‘大團結方案’。”

針對“大團結方案”是否需要交由中委會通過,以及總會長是否應尊重特大決定,江作漢僅笑不答。

昨日,廖中萊在記者會說,翁詩傑應信守承諾與尊重特大結果,並從速召開中委會釐清“大團結方案”細節。

他也宣稱,無法出席記者會的江作漢,事先已認同15名中委的文告。
較早前,江作漢致詞時說,他沒涉及馬華內部鬥爭,他較傾向于“大團結方案”。

會上,實達建築集團總裁兼總執行長丹斯里劉啟盛,與中國杭州巨神建設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胡柏夫,簽署馬中合資簽約儀式,一起發展位于杭州蕭山市面積25英畝的土地。這也是實達建築集團進軍中國的第一個發展據點。


出席者包括實達地產(中國)有限公司主席馬漢坤,與中國杭州巨神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業務發展顧問徐勇。

本刊的话
(01) 江作汉已经明确表态,给领导层时间,落实“蕹菜团结方案”。

(02) 清炒蕹菜不加“料”,但是,加放一两滴“酱油”,味道还不错吧。

(03) 识时务者为俊杰,挺诗杰者亦为俊杰,江作汉态度改变,官位党职亦有保障。

(04) 1015中委会议,江作汉眼看就要坐亚望冠,可惜,功败垂成,只好认命坐回原位,继续担任内阁部长。

(05) 那天,江副总被记者逼问,“是不是第三势力的背后推手”,几乎失态大发雷霆,回家想前想后,都一把年纪了,何必大动肝火?

(06) 官场啊官场,只有输赢,没有对错,能伸能屈,只要委屈能求全,何乐而不为?

(07) 福州同乡陈祖排说了,政治是“选择题”,不是“是非题”,从政根据时局演变,选一个最利惠自己的方案,就是OK了。

(08) 昨天的15中委开会,江作汉没有参与第三势力的声明,今天,他讲话的态度,明显跟15人第三势力逐渐疏远,恐怕到了随时划清关系的边缘。

(09) 第三势力15中委人数越来越少,这几天,还可能因为“圣旨到、人头落地”相续减少,情况十分不利。

(10) 时间在倒数、黑名单在草拟着,识时务者为俊杰,早点“弃廖投翁”,早点脱离险境啊。

第三势力排名第三、中央代表有多少个?


傳第三股勢力反擊
發動倒翁除蔡運動


中国报 28/10/2009
獨家報導:郭貞黎

(吉隆坡27日訊)馬華內部消息透露,第三股勢力已在全國發動“翁蔡必須齊下台”運動,不排除發動要求採取行動對付拿督斯里翁詩傑和拿督斯里蔡細歷兩人。

消息說,第三股勢力已展開反擊行動,密謀在國內各區發動“倒翁除蔡”運動。

消息也不排除第三股勢力可能會發動簽名運動,要求馬華成立調查委員會,展開行動對付翁詩傑和蔡細歷。

“他們將以翁詩傑已被投不信任票但食言堅持留任,及蔡細歷無法恢復署理總會長,卻向社團註冊局提出上訴為理由,要求馬華展開行動對付兩人。”

消息也傳出,第三股勢力將從以蔡派領袖拿督斯里陳財和掌控的直轄區,作為發動“倒翁除蔡”運動火車頭,希望能在全國帶起連銷效應,掀起基層領袖和中央代表不滿情緒。

消息說,第三股勢力將上述運動蔓延至其他州屬,相信將會有不少馬華資深領袖、基層領袖等,相繼發言要求馬華採取行動對付翁蔡兩人。

消息指出,馬華旺沙瑪朱區會主席拿督姚長祿明日(28日)將召開一項記者會,直轄區多個區會受通知出席上述記者會,指將正式向翁蔡嗆聲。

消息指出,上述記者會被視為“翁蔡必須齊下台”運動造勢。

姚長祿將召開記者會

消息說,隨著翁蔡宣佈已達致大團結方案后,不只引起廖派不滿,也讓第三股勢力有感被扳回一局

“第三股勢力知道全國各地大部分中央代表和基層領袖已醞釀不滿翁蔡情緒,但只有少部分人敢公開嗆聲,他們將會正式帶動倒翁除蔡運動,集合來自全國各地不滿聲音,要求翁蔡齊走,中委會要總辭。”

本刊的话

(01) 第三股势力被“团结方案”边缘化,接着“发烂渣”,讲出赌气发泄的话,向报界透露这个消息,变成一篇吸引人的新闻, 娱 乐 性 十 分 高。

(02) 可惜啊,政治不是写写新闻就OK的,政治讲究基层势力,兵强马壮,才可以上阵决斗的。

(03) 第三势力不是大门派,以前寄居在翁派门下,脱离翁派自立门户,内里有多少力量,连自己都不清楚。

(04) 第三股势力在特大前夕布局倒翁除蔡,策略是应用成功了,可是,最后关口功败垂成。

(05) 1015中委会阵前摔了一跤,廖署理不能登上皇位,一个星期后突然出现“团结方案”让翁蔡两人抱在一起,第三势力注定被边缘化。

(06) 翁总是合法的总会长,廖署理今天亲自承认了这点,所以,要怎样对付总会长?

(07) 投诉纪律委员会吗,别傻了,纪委还没有还会,就会被总会长解除职权,怎样开庭办案?

(08) 对付总会长,除了特大别无他法,但是,第三势力最好算清楚,自己手上有多张中央代表的选票,有没有2/3或1600张票?如果没有,特大投来投去,翁总还是总会长。

(09) 蔡派至少掌握近1000张铁票,只要加上翁总数百张选票,特大的罢免动议休想得逞。

(10) 第三势力也应该想清楚,他们要以怎样的议题,怎样的因由,展开倒翁除蔡行动?

Tuesday, October 27, 2009

15个中委联名、为了力挺法律局主任复职。


廖中莱率中委驳斥“叛徒”指责
澄清没上演逼宫指翁可走或留

Editor 27-10-2009 14:15 辣 手 新 闻 网 站

新任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今日痛斥在过去这段时间指责他与多位中委是叛徒的言论,并澄清他只是25名中委委托与总会长翁诗杰商谈的代表,而非逼宫的幕后主脑。

廖中莱说,在过去这段日子有太多的猜疑、诬蔑和指责,但是,事无不可对人言,真相只有一个。他说,逼宫的指责是一派胡言、子虚乌有的,25名中委联署的信件只是委托他代表中委们与总会长谈,并不是逼宫。


廖中莱今天在多名中委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发表了长达4面纸的文告厘清指责,并大力澄清“尸骨未寒便上演逼宫”的指责。出席者包括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妇女组主席周美芬、组织秘书姚伟豪、宣传主任李伟杰、副组织秘书颜丰守、中委才蔡金星、何国忠、黄日升、尤卓韬、何启文、黄祥辉及颜天禄。另外有副总会长陈国煌及江作汉有事未克出席。

总会长须面对华社及党员

廖中莱说,根据党章,总会长可以留下来,但他必须能够面对华社与党员。“中委会尊重他的决定,走或留,他自己做决定,我们不想被讲成是逼宫。”

他透露,在翁诗杰发表大团结方案后,他曾与翁诗杰见面,不过却没有讨论方案内容。他说,若大团结方案是以党为重,他表示欢迎,但是方案应该要得到中委会的支持。

廖中莱直言,他曾被告知将有一个大团结方案,但是并不知道所有细节,而翁诗杰却已仓促宣布。大团结方案须获认同另外,周美芬说她相信廖中莱认同团结的重要性,只是整个方案的详情没告诉中委,导致整个中委会都失望。

魏家祥则说,大团结方案不应该只是两三个人同意,而必须得到93万党员认同,且最低限度,中委必须知道。另外,他说,参与联署的中委都一致要求,既然总会长表明要大团结,他就必须要恢复法律局主任梁邓忠的职位,而中委也会听其言观其行。须厘清叛徒的指责廖中莱也说,一切必须依据党章行事,同时必须了解党员意愿,最重要是厘清叛徒的指责。

针对记者提问,在目前混乱的情况下,是否应举行党选来解决问题?廖中莱回答说,每个人都可以有各自的意见,他们会听取相关的意见。廖中莱也强调,特大的决定必须获得尊重,也应该要执行特大的成果。询及是否在暗示总会长不尊重特大决定,廖中莱说他没有这样说过。

本刊的话
(01) 1014 深夜共有25名中委联署委托廖中来进谏翁总速速退位,现在只剩下15个,10个人临阵退缩了。

(02) 讲了又讲,澄清又澄清,为什么不愿意公开那封神秘的信给众人参阅,可以鉴定是否有逼宫的意图。

(03) 尊重中委,把“团结方案”交给中委,为了什么,为了给机会15人攻击和窜改团结方案,要求这样、要求那样,全部是个人利益的议题?

(04) 既然是团结方案,为什么还要唠叨多嘴,党章那一个条款主张党员、中委或其他领袖违反团结整合,站出来骂架争吵的?

(05) 梁邓忠在1015中委胡乱应用党章174条款,颠覆诠释党章,说署理职位有悬空,因此,廖中来升上署理,今天,为了一个法律局主任梁邓忠复职,15个中委联名讲话,是很应该和合理的事情?马华的政治这么有情有义吗?

(06) 假如梁邓忠可以复职,那么,让蔡细历一起复职可以吗?这个也是团结方案的一部分啊。8月26日晚上,翁总大刀砍断票选署理总会长的时候,这15个中委说了些什么话 ?区区一个法律局主任这么重要,值得15个中委出面力挺?票选署理总会长不值得维护,最好早点砍掉。

(07) 翁总讲中委逼宫,廖忠莱说中委没有逼宫,到底那一个版本是真实的?

(08) 明明说是“蕹菜团结方案”,没有加“料“的蕹菜,所以“料”派吃亏是必然的。

(09) 形势比人强,廖派不愿意紧急煞车,还继续多言多语,恐怕越闹越吃亏。

(10) 算了吧,每一次党争落幕时,都有大输家,为何这次偏偏选中廖派?

该撤则撤、当换则换


被革職未經過中委
廖派力保梁鄧忠

中国报 27/10/2009

據悉,廖派中委在下一次召開的中委會會議上,會力保拿督梁鄧忠的法律局主任職。
消息指出,廖派中委認為,總會長革除任何黨職,都要經過中委會,而梁鄧忠是根據黨章執行任務,沒有犯下任何錯誤,不應遭革職。

因此,廖派中委將在下次中委會會議上,為梁鄧忠說話。

至今,總會長並沒有召開中委會會議,廖派中委也尚未提呈三分之一中委要求召開中委會會議的行動。

消息說,廖派中委也會援引黨章,不讓總會長擅自革除任何人的黨職,包括總秘書、組織秘書及受委中委。

“黨章闡明,總會長是在徵詢中委會意見后委任有關職位,同樣的,如果總會長要革除有關人士,也要經過中委會同意。”

據馬華黨章第22及22A條款,正副總秘書、正副總財政及正副組織秘書,須由總會長徵詢中委會之意見后委任。惟有關條款沒有列明受委中委,也受有關限制。

本刊的话
(01) 留意最近的发展,廖派开口闭口以中委会、以党章诠释党内的事态发展,因为,他们认定两件事情。

(02) 第一件事情:廖派在中委会有一半的中委支持,包括多名受委中委。

(03) 第二件事情:廖派自误以为党章第22及22A条款可以保护受委中委,不被翁总撤换。

(04) 廖派忘记了,也忽略了,以前他们是当权派,现在不是,举凡委任的职位,都可以被翁总撤换。

(05) 廖派的基层势力薄弱,以前得到翁总的庇护,可以作威作福,现在被然看穿底牌,受到撤职对付只是时间问题。

(06) 1015中委会翁总差点被强逼下台,来次中委会预料必定预先布局反攻,廖派不容易得逞。

(07) 团结方案落实之后,站出来讲话反对的,都是廖派的中委,特大之前,为什么他们默默不出声?

(08) “蕹菜团结方案”之后,不见基层大将站出来讲话,为什么,因为绝大多数基层领袖都喜欢吃蕹菜的。

(09) 廖派中委频频威胁这样、威胁那样,讲话刺激翁总的情绪,随时引来杀身之祸。

(10) 本刊预测;梁邓忠的下场是预告,翁总早有拟定的黑名单,近日内执行当砍则砍、该撤则撤。

第三势力伺机推翻“和平方案"



魏家祥以詠竹詩表心跡‧
“是否續當官交黨決定”

星洲日报 27/10/2009

(吉隆坡)馬青總團長拿督魏家祥交由黨決定是否要讓他繼續當官。

官職不重要不能失人格。

針對其教育部副部長的官位是否能保得住的問題,魏家祥強調,失官職不重要,不能失人格;因為“官職只是過眼雲煙;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他交由黨決定他的命運,更何況路在腳下,他何懼之有?

完全贊同有人說的‘個人毀譽事小,華社負托事大´,我銘記在心。”

魏家祥在國會走廊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受詢及他被指是“倒翁砍蔡”幕後搞手,其黨職和官位是否會動搖的問題時,也以明朝朱元璋的詠竹詩“雪壓竹枝低,雖低不著泥;明朝紅日出,依舊與雲齊”以表明心跡。

這首詩的內容是指,竹子雖被霜雪摧壓而不改其志,好比一個人具有不屈不撓精神,不向惡勢力低頭,縱使遭受到一時的挫折,亦會再接再厲,奮勉向上。

接醞釀罷免短訊感震驚

魏家祥說,他週日(10月25日)回國後就看到逾百個來自全國各地總團代表的短訊,指有人醞釀召開特大要罷免或彈劾他,這令他感到震驚。
他說,既然馬青強調民主,他會坦然面對,因為他覺得要來的總會來,惟召開特大的前提是必須符合黨章和馬青細則。
仍是合法總團長

“我還記得一句話;太陽升起時,必有日落,你上台當領袖時,就應想到有離去的一天;對我而言,天大地天,不比兄弟情大。”
他強調,到今日(週一,10月26日)為止,他仍是合法的總團長;若馬青真的召開特大罷免他,他會坦然面對,若中央代表否決他,他會尊重民主,必定退位,即使只輸1票。

他說,他對馬青中央代表有信心,相信他們是有智慧和判斷能力,只要得到支持,他願意繼續領導馬青。

他說,若看今日的《東方日報》,其位似乎是岌岌可危,但他會面對,即使輸了1票,他一定會走。

他說,不過,他相信馬青的中央代表是正義之士,懂得明辨是非和鑒聽擇明,也知道發生甚麼事。
不應僅牽涉兩三人團結方案須全面化

針對“團結方案”,魏家祥強調,任何政黨的團結方案,不應僅是牽涉兩三個人,而是從領袖到黨員各階層的團結。

他說,許多黨員甚至認為所有人應該在黨選後就歸隊團結,但遲到總比不到好。
他說,他週日才得知“團結方案”的事,令他感慨萬千。

盼知道方案實質內容

“如此事發生在2008年10月18日時就好,大家在過去一年傷了感情,白忙一場,或說難聽一點,枉作小人了一年;現在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大家的感受都是不好,但遲到總比沒到好。”

他說,他作為
黨的黨員,肯定希望看到黨團結,但必須要知道“團結方案”的實質內容、如何貫徹、是否涵蓋袖到基層,這些都是他拭目以待。

他說,事先並沒有人向他匯報“團結方案”的內容,他期待馬華中委召開一次會議,不論是會長理事會或中委會會議,以便能知道真正的內容。

詢及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是否應先向中委們匯報有關內容,他說:“每位總會長都有不同的領導風格,惟作為總會長,他做每一件事,都應該考慮到我們是集體領導,團結應該是所有人的團結。”

本刊的话

(01) 分析魏博士的论调,跟廖中来、黄家泉和周美芬,同一鼻孔出气,属于第三势力。

(02) 这几个人组成所谓的“第三势力”,1015日中委会议逼宫失败之后,不得不打乱“蕹菜和平方案”。

(03) 魏博士知道形势不妙,可能随时砍头丢官,还在强颜欢笑,抬出朱元章的诗歌,制造虚假的安全感。

(04) 本刊曾经说过,8月26日中委会破例杀死蔡细历,风水禁忌被破坏,一定要杀够一个数目,方停收手队。

(05) 徐志磨的现代诗、朱元章的古典诗,其实都没有用,不能保障魏博士官职安全。

(06) 仔细看看,第三势力代表人物,一个接一个浮上水面大说特说,内容是千篇一律,但是,在特大之前,他们都是装咙扮哑的。

(07) 第三势力论调(1): 他们否认曾经在1015中委会展开逼宫行动。

(08) 第三势力的论调(2):“蕹菜和平方案”不尊重特大的议决。

(09) 第三势力的论调(3):“蕹菜和平方案”内容不明朗,应该回到中委会厘清事实。
(10) 第三势力的论调(4):“蕹菜和平方案”必须得到中委会核准通过。

(11) 为什么一定要交给中委会?因为第三势力旗下有20多位中委,可以在中委发难挫败“和平方案”。

(12) 第三势力企图通过中委会议决,以尊重特大为理由,推翻“蕹菜和平方案”。

(13) 第三势力不能支持“和平方案”,因为这个和平方案将把第三势力的党职官职,割让给蔡派主将。

(14) 翁总不会在短期内召开中委会,让第三势力喊破喉咙,喊裂嘴巴,慢慢看怎样收拾残局。

(15) 翁总拖延召开中委会会议,第三势力随时发动1/3中委签名,召开中委会特别会议(特中)。

(16) 一旦第三势力发动召开特中,翁总发挥眼明手快,即刻引权撤换州主席及受委中委。

Sunday, October 25, 2009

马华历史上,廖中莱二次反翁。所谓“无三不成礼?”


廖中莱否认主导第三势力
促马华各造停止人身攻击

《辣手杂志》Editor 25-10-2009 16:02

新任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今日促请党内各人士停止再对任何人作出人身攻击,以确保大团结方案能够成功落实。

他说,他发现一些人仍继续他们的抹黑行动,为了确保大团结方案成功落实,这些抹黑行动应该停止。廖中莱是针对近日有马华中委会成员指责,他是企图推翻总会长翁诗杰及前署理总会长蔡细历的第三势力幕后主使,在记者会上这么表示。

廖中莱说,他在10月10日特大后已经说明,中委会必须尽快举行会议以便拟定大团结方案的细节。“我们对目标取得共识,但细节还是必须回到中委会。”“党领袖必须坐下来从长计议,举行会议才能拟出细节。”在大团结方案下,翁诗杰与蔡细历同意继续合作。

至于廖中莱的新任署理总会长职,则在社团注册局尚未对蔡细历的确认党职申请的结果出炉之前,维持现状。

本刊的话
(01) 廖中莱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反翁诗杰了,马华历史上是第二次反翁诗杰了。

(02) 第一次是在1999年马青改选,翁诗杰与陆垠佑竞选总团长,廖中莱是反翁阵营的主要人物。第二次是1010特大之后,误导马华中委向翁诗杰逼宫。

(03) 翁诗杰会再让廖中莱有第三次的反翁机会马?廖中莱有三次的反翁机会吗?

(04) 廖中莱近来频频喊冤,廖中莱真的这么冤吗?其实廖中莱没有冤,特大之后他是想趁火大劫,混水摸鱼。

(05) 其实啊,在翁蔡两人公开对决期间,廖中莱招数高明,不但没有劝阻斡旋,而且不断推波助澜,促成老大老二最终斗到鱼死网破,直接惠益二线领袖。

(06) 廖中莱每次在党的动乱期间,都是身居“要职”,严重涉及其中。

(07) 马青联合总秘书,马华双署理总会长,秘密三人小组,廖中莱都是主角之一。

(08) 廖中莱没有冤,若是包青天显灵现身,也肯定会用虎头铡侍候。

为什么当年不反对”有提名无竞选”?

黃家泉:馬華黨章面對考驗
須有黨員挺身說話

星洲日报 25/10/2009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馬華前總秘書拿督斯里黃家泉今日(週六,10月24日)強調,本身不是要破壞馬華的團結方案,只希望他今日的言論能在馬華的黨史上留個記錄,在馬華黨章面對考驗的時刻,尚有人出來說該說的話。

不希望後人認為我們這一輩的馬華黨員都是蒙昧無知之輩,沒有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維護黨的尊嚴和形象。”

他發表文告說,馬華能恢復穩定和團結是任何一位黨員都樂意看到的局面,他也懇切的期盼翁蔡今後能真心誠意的合作。
不過,他說,身為一位黨員,在大是大非的前提下,對於一些原則性的問題,他不能保持緘默。

不應漠視特大結果

黃家泉說,之前馬華的兩名最高領導人決裂,難以解決,因此才有超過800位中央代表聯署,根據黨章30.2條款要求召開特大。過後,總會長也援引黨章30.1條款賦予的權力召開特大。

“如今特大已召開了,中央代表們也明確表達了他們的意願,我們怎能漠視中央代表的決定,對特大的結果不當作一回事,兒戲看待呢?。

“代表大會是黨至高無上的機制,一旦代表大會作出決定,所有黨員都必須接受和遵循,最低限度黨中央必須向黨員交代不能執行特大議決案的合理原因。”

本刊的话

(01) 黄家泉黄阿哥终于启开金口说话,特大之前、“蕹菜和平方案”之前,他保持高度沉默,为什么,为什么?

(02) 看看这几天的言论,黄阿哥已决定担当重任,成为第三势力的主要发言人。

(03) 既然特大如此重要,代表党意,为何黄阿当初没有签名支持召开特大?还是因为在秘密谋划第三势力,不能公开出面,免得阴谋被识破?

(04) 眼看和平方案即将靠案,黄阿哥纵然身怀绝世忍功,也忍无可忍,必须开口打烂击破,个人和集团才能从中获利。

(05) 黄阿哥自翔为代表基层的心声,替基层讲真话,可是,特大召开之前,基层问他,他一问三不知,发觉和平方案对自己不利,什么都可以讲,其他人家不要讲,他偏偏讲到没完没了,极尽破坏之能事,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06) 黄阿哥硬指“蕹菜和平方案”违反党章,根本不符合逻辑,试问党章那一个条款主张党员放弃团结,参与公开对抗争吵的?

(07) 讲到违反党章,黄阿哥应该回想2002年区会提名前夕,提名截止前数分钟中委会突然传令全国,执行“有提名、无竞选”方案,一举剥夺了所有党员的参选权利。

(08) 当时的黄阿哥身在中委会,而且是组织秘书长,有没有代表基层说过一句真话,答案是没有。

(09) 当年的黄阿静静不出声,接受违反党章的议决,取消区会及中央级民主竞选,只因为当时的协议对自己有利?

(10) 违反党章?2002年的中委会早已违反党章,立下危险的先例,黄阿哥忘记了,基层从来没有忘记。

(11) 当年的中委会及党选指导委员会,有没有向基层清楚交代,有没有召开特大议决实施“有提名、无竞选”,答案是没有。


(12) 讲完了还不是那一句话:有提名、无竞选,是要维护团结、倡导整合,跟“蕹菜和平方案”的论调是一模一样的。

团结方案的反调论

大团结方案污辱中央代表
蔡宝镪:废掉马华署理职
www.laksou.com 24-10-2009 13:56

[马华大团结方案] 独家报道! 马华迪迪旺莎区会主席蔡宝镪(左图)今日猛烈抨击马华领导层,指中央领袖推出大团结方案,是在污辱中央代表,当中央代表是「小丑」,同时他建议,为一劳永逸解决马华党争,最佳途径是废除署理总会长职。

蔡宝镪不满地说,每每中央领袖出现问题,基层就替他们打生打死,一转头却来个大团结,基层党员心中都有刺了,要如何冰释前嫌?

下面打生打死 上面言和却不交待

「有什麽事情就基层先打,上面握手后就排排坐吃果果,那下层的人要怎麽办?不是我们不认同他们言和,只是应该向中央代表有个交待。」
他接受《辣手杂志》访问时表示,领导层有任何决定,包括当初「炒蔡」行动,都应先向基层谘询意见,领袖不是「大完」的,他们也是基层选出来的。

要三思而后行 不承认特大结果是污辱中央代表

蔡宝镪表示,领袖不应像三岁小孩子玩泥沙,任何决定都应三思而后行,不然开了特大,中央代表都已作出决定后,他们却不承认。
「不然就去找国阵领袖插手,此先例一开,往后特大是不是就不必承认?那中央代表有何用?这对中央代表不公平,也是一种污辱!」
他说,原本大团结应是好事,但基层却心情沉重,有被污辱和不被尊重的感觉,很多人都不满,只是他们没有说出口。

新领导层搞风搞雨 只是为难代表

蔡宝镪说,当初马华面对308大选后的危机,领袖应是注重把党搞好,带动各区会的士气,但他们却没有这样做,反而在党内搞风搞雨,最后还为难中央代表。

「这只是玩弄中央代表,并且滥用特大的程序!下面的问题,中央领袖有人来协调吗?」

要求修章 禁止因风水而大事装修

他坦言,马华的领导层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同时,他的区会将在接下来的代表大会,建议马华修改党章。
「我要求马华修改党章,其一,新任总会长上位后,不能在党总部进行装修,不能因为风水而改来改去,浪费马华的经费,倒不如把这些钱捐给华小和独中。」

要求废除署理职 增设副总会长

他说,其二,基于每回爆发党争都因为署理总会长的关系,因此建议修章废除该职,另增设多两名副总会长职。

「让马华拥有6名副总会长,而第一高票和第二高票者,给予重任协助处理党务,其他4名总会长也在党章列明下,拥有一定的权限。」
他说,在这情况下,一切都依章行事,而马华再也不用为署理总会长引发党争伤脑筋。

本刊的话
(01) 此则新闻出现在“辣手新闻网站”,背后老板来自第三势力, 所刊载的新闻或评论,跟“团结方案”大唱反调,。

(02) 身为基层领袖,蔡宝强感觉受骗,根本不奇怪。

(03) 基层很多人不满,但是不敢讲出来,真的有这回事吗?不不,基层有不少人在咖啡店乱乱讲话,此话岂能当真?

(04) 但是,深一层想,1022蕹菜方案其实符合1010特大的议决。

(05) 特大议决(1): 罢免翁总不成功、翁总无需辞职。

(06) 特大议决(2):恢复蔡细历党籍及党职。

(07) 特大议决(3): 罢免蔡细历不成功,他还是署理总会长。

(08) 最后结果:翁蔡齐齐留下,整合基层势力,确保党内长治久安。

(09) 第一及第三提案的投票结果,翁总坐镇48%选票,蔡细历拥有48%铁票,第三势力只有大约2%的选票。

(10) 中央代表告诉党领导层;我们要翁总,也要蔡总,所以他们决定抱在一起了。

(11) 蔡翁大结合,两个48%加起来,还有谁胆敢乱来?

(12) 因此,“蕹菜和平方案”是符合1010特大的议决的,没有玩弄中央代表的情绪,没有出卖任何人的利益。

(13) 可惜,蔡保强片面解读议决案的真正含意,无法认清全局,进而指责领导层出卖特大。

(14) 上面乱,下面跟起火,上面停乱,下面无法及时休战,很平常而已,无需过度担心,以前AB两队不是打到半死,最后不就结合成“黄陈配”?

(15) 当初炒蔡行动,的确搞错了,可是,那又能怎样,是不是需要以牙还牙,发动另一场特大炒掉翁?

(16) 蔡保强是区会主席,为当地基层伸冤,至少他敢讲,有立场,素质好过很多代表。

(17) 废除署理总会长不是好办法,好象当年主张限制领袖任期,实施起来,未见其利,先见其弊。

(18) 马华的民主制度是OK的,无需修改党章,以免越改越不象样。

(19) 蔡保强不要生气,也不应该把话说绝了,以后没有婉转的余地。

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突破40,000人次





与其坚持不下、不如交给下一场特大投票丢票倒票


蔡若通过社团注册官复职 特大议决将被推翻

光 华 日 报 24/10/2009

(槟城23日讯)马华双十特大通过3大议案,第1个议案是通过了投总会长翁诗杰不信任票,第2个是通过了恢复蔡细历党籍,第3个议案恢复蔡细历党职则不被通过,这意味着蔡细历只做回党员却无法恢复署理总会长一职。每个马华人都说特大是马华最高权力机构,特大的决定是最后的,不能被挑战,然而,如果蔡细历通过社团注册官的决定可以恢复党职,那么特大的议决将被推翻。

蔡细历显然不服特大的议决,在特大后便征询法律界的意见,跟着决定寻求社团注册官厘清他的署理总会长职,据知,蔡派对社团注册官的决定信心十足,认为蔡细历可以因此恢复马华老2地位。

亲当权派的消息来源说:“蔡细历如果通过社团注册官恢复署理总会长职,会引起很大争议,特别是特大的提案是由蔡派所提出,现在自己却不尊重特大决定,要通过党外途迳复职,很难自言其说,叫党员信服。”

询及蔡复职是否“团结方案”的一部份,消息表示还不清楚,但他深信蔡派一定会力争返回党的主流,争取更多职权。

消息指出,如果蔡复职,马华党章不能有两名署理总会长,那么被中委会选为署理的廖中莱,岂非要让位,打回原形做回副总会长,这对廖是非常不公平的。

廖中莱昨午在翁诗杰宣布和解方案的记者会上,迟迟不现身,出来亮相时脸色也不佳,据说是廖中莱对团结方案仍有异议,难于对支持他跟总会长谈商的廿多名中委交代。

和解后的党职安排,将考验翁诗杰的政治手腕与智慧,如果处理不当,难保会掀起另一轮风暴。
本报探悉,蔡细历预料不会受委官职,返回内阁当部长,但他极力争取当柔佛马华联委会主席,并为他的支持者争取更多党中央及州联委会的重要职位。

首相料会最近重组内阁,一般预料马华分配的官职保持不变,据说这是马华接受首相大力支持的团结方案的条件之一。


本刊的话
(01) 1010特大第一项针对翁总投下不信任动议,翁总输去14票,但是,翁总受到党章第35条款保护,道义需呈辞,法理不必辞职,1015中委会议承认这一点,包括廖派的中委。

(02) 第二项提案,恢复蔡细历党籍,被表决通过等于党职及党籍一起复原,蔡细历已经是署理会长。

(03) 第三项议案,恢复蔡细历的党职不被通过,相等于罢免署理总会长,由于,不能得到2/3的多数票,罢免不成功,蔡细历党职好象翁总一样,失而复得。

(04) 撰写这则新闻的记者,纯粹以“咖啡店”的论点评论1010特大,达致不周全的结论。

(05) “蕹菜和平方案”没有违反特大的基本议决,第一及第二号职位,一直都不曾悬空。

(06) 可是,1015中委会议充满权争陷井,法律主任梁大律师乱乱引用党章第174条款,误导中委会相信署理总会长职已经悬空,快速以廖中莱填补空缺。

(07) 1015中委会没有质疑总会长的地位,因为,廖派中委需要翁总的职权主持一个合法的会议,安排自己的人摔先抢夺署理职位。

(08) 在夺得署理职位之后,廖派中委即刻发难,强逼翁总定期下台。

(09) 翁总心有不甘,在紧要关头以特大回敬,反叛派中委一时无言以对。

(10) “蕹菜和平方案”出炉之后,蔡细历原以为通过社团注册局取回正身,可惜,最新消息说,社团注册局已经退回蔡的公函,并表示无权管控马华内部事务。

(11) 蔡细历被排挤中委会以外,“翁蔡共同经营党务”的大原则被否决了,权力结构被人扭曲,和平方案遭受挫折。

(12) 廖派极力反对“蕹菜和平方案”,20多名叛变中委企图改变党争后的“团结路线图”,因为他们都知道翁总将重组党结构,把廖派的资源交给蔡派主管。

(13) 廖派坚持顽抗反对,阻止蔡细历回巢复职以及蔡派人马争夺党职官职,各造布局争夺之下,马华党争随时陷入另一个混乱。

(14) 翁总尚未解除特大谕令,一旦无法打破僵局,将正式发动特大表决是否重选,把所有中委捆绑起来,交给特大投票、丢票、倒票。

(15) 廖派缺乏基层支持,但是,掠夺最多党资源,现在不愿意妥协屈就,又没有信心面对特大,结果怎样还要继续看下去。

Friday, October 23, 2009

基层势力薄弱,廖派“无料到”


“只有翁詩傑接觸蔡細歷”
廖派不滿被拖下水

China Press 23/10/2009

獨家報導:潘佩玉

(吉隆坡22日訊)本報探悉,以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為首的中委會,根本沒有在特大后接觸恢復黨籍的拿督斯里蔡細歷派系,真正接觸蔡氏的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

廖派中委對翁詩傑這項做法,感到極度遺憾。

“有接觸蔡派的一直都是翁派,但又把我們拖下水,製造我們沒有誠意協商的形象。”

沒積極協商

同時,廖中萊也沒在週三晚會面,說服與他站在一起的中委,支持翁詩傑繼續留任領導馬華;因此,報道指廖中萊被指定為馬華接班人問題,也不存在。

來自與會中委的消息對本報說,翁氏是否留任問題,還在協商中,目前廖翁兩人根本還沒針對此問題,達成任何共識。

“我們已向翁詩傑釋放希望通過協商,以和平解決問題的誠意,但遺憾是翁總根本對此一直抱持著不積極的態度。”

消息說,要如何良好處理馬華內部糾紛的發球權,已在翁詩傑腳下,胥視他回應與解決問題的誠意態度。

消息指出,以廖中萊為首的中委,並不反對翁氏繼續留任領導馬華,但前提是如何處理特大議決案等,包括翁氏需妥善交代其留任原因和善后步驟。

“我們根本沒逼宮,但傳言已把我們塑造為企圖篡位的一群,根本對我們不公平。”
消息說,不論結果或共識是什么,都需要通過談判與協商進行,而非單方面說了算。


本刊的话
(01) 特大前夕倒票造局,特大后即刻逼宫夺权,廖派其实没有兴趣协商。

(02) 1015中委会,廖派以中委会的优势,再勾结法律主任梁律师,强硬填补署理总会长的举动,证明他们有备而来,志在快速夺取权力。

(03) 廖派以为总会长宝座十拿九稳,何必跟蔡派或翁派谈判?

(04) 在廖派眼里,“双死”特大之后,翁蔡双双出局,属下成员或其他人应该自动靠拢廖派,不是廖派主动找人协商。

(05) 廖派不是真正的派别,从翁派分裂出来,成功拉拢一群中委支持,但是,手上有多少张中央代表的选票,恐怕自己也讲不出来。

(06) 2008年党选,黄陈时代突然结束,留下一批“黄陈配“的遗孤,趁着翁总的列车上位,但是,这批大大小小的遗孤,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枉有党职高高在上,实际没有基层支持。

(07) 廖派虽然以“廖“字挂帅,但是两个丹斯里级实权领袖躲在后面摆布,找廖中来谈商,他从来不敢作主,谈来谈去谈不出结果。

(08) 谈不出结果不要紧,一旦走漏风声,触动党内神经线,廖派将以10多个中委公开施压,事情闹大了,方案不容易过关。

(09) 廖派被排挤在“蕹菜大团结”方案之外,乃预料中事,因为翁蔡两派结合主导变局,廖派已无作为。

(10) “蕹菜大团结”方案得到首相祝福,由翁总负责落实,大局形势比人强,廖派无需唠叨埋怨,支持认同便是对。

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蕹菜方案没有违反1010特大




本刊评论蕹菜和平方案

(01) 马华10月22日和平方案,暂且取和名字叫做“蕹菜方案”(The Kangkong Formula), 以纪念为时一年的纷争,开始走回原点。

(02) “蕹菜方案” 得到首相兼国阵主席的祝福,一路走下去,预料阻力等于零。

(03) 根据蕹蔡和平方案,一切人事变动将回归开除令前夕的原点,也就是2009年8月26日之前的排阵。

(04) 但是,政治是一门艺术,原本今天可以完场落幕的戏剧,因为剧情要求展延一些时候,另寻场景再来表演,以满足观众的官感。

(05) 本刊预测错误,蔡细历没有即刻复职,不过,内幕消息本刊,和平方案绝对不能缺少老蔡回巢的戏码,只是被编排在下集演出,给刚上位的廖中来接受事实演变。

(06) 1010特大炒焦了蕹菜,人人以为蕹菜从此完蛋,双双出局告老回乡,但是,政治没有不可能,没有绝对的事情,随时出现预料不到的局面。

(07) 部份中央代表回想1010特大,也许心有不甘、身有不爽,以为自己的决定不受尊重,其实,他们都搞错了。

(08) 本刊曾经说过(参考15/10/2009贴文),由于第三势力造局倒票,1010特大投选结果并没有开除翁总,也不能阻止蔡细历复职,所以,首相祝福下的“蕹菜方案”,兼顾中央代表的感受,是以1010特大的议决为基础的。

(09) 第三势力涉及造假倒票,再上演造次逼宫,中途出现变卦,垂手可得的猎物,突然消失了,时也命也。

(10) 翁蔡冰释前嫌,为党为华社努力,是表面功夫,是真情投入,能否确保党内长治久安,尚需一段时间来检验真伪。

(11) 去年1018党选投票,今年1010特大投票,两次投选结果,翁总阵营割据一半势力,蔡派阵营死守另一半票仓,两大权力集团联手经营,党内造局倒戈份子从此难有作为。

纷争一年、破镜重圆

马华党争最新消息

(01) 根据(内幕者网站消息),首相那吉昨晚召见翁蔡两人,对马华党争越闹越烈,表示深切关注。

(02) 鉴于翁蔡双方拥有几乎相等的支持力,首相明示马华领导层重新编排党内权力架式。

(03) 在首相的祝福下,翁蔡双方乐意达致和平方案。

(04) 马华中委会正在开会商讨,预料将根据首相订立的原则,达致和解方案。

(05) 前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将会即刻复职。

(06) 先前被委任担任署理的廖中来回返原位。

(07) 其他党职重新安排,以反映党内各派别的基层势力。

(08) 马华党争迅速落幕,不过,多月来的人事纷争,预料需要一段时间重新整合。

(09) 和平方案细节将在中委会后,由翁总亲自宣布。

(10) 其他细节,容后跟进评述。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党章有疑点、翁总可独断

中委會委任職位總會長無權撤除

中国报
22/10/2009

馬華基層領袖重申,儘管馬華總會長有權力撤除受委的馬華各局主任,但根據黨章,總會長並不能撤除通過中委會委任的職位。

他們說,梁鄧忠是受委為法律局主任,因此翁詩傑有權撤除其職位。
但他們不認同其他被傳聞將被革除職位的名單,如馬華組織秘書姚偉豪、副組織秘書顏豐守或總秘書、總財政,及受委中委會。

他們說,根據黨章,馬華正副秘書、正副財政、正副組織秘書、受委中委等,是通過中委會會議上後委任,屬于中委會的成員。

“如果要革除這些受委職,翁詩傑必須尋求超過3分之2的中央代表同意和通過。”

他們說,翁詩傑只是有權力撤除馬華各局主任、聯委會主席等。

“目前,馬華總共有3位發言人分別是李偉傑、王乃志和顏柄壽,翁詩傑是有權力可以撤換馬華發言人的人選。”

本刊的话

(01) 党章第 22条款:总秘书、总财政和组织秘书长须由总会长征询中央委员会之意见后委任之。

(02) 党章第22A条款: 副总秘书、副总财政及副组织秘书长须由总会长从中央委员会委员之中,经征询中央委员会之意见后而委任之。

(03) 什么叫做“经征询中委会意见”,在中委会投票表决吗? 在会议上逐个逐个询问中委成员吗?过去从来没有类似传统。

(04) 党章只是写明征询中委会的意见而作出委任, 但是,并没有写明开除也需要征求中委会的意见.。

(05) 从以前到现在,中委会从来未过问总会长委任总秘书、组织秘书及其他中委,现在发生权争才出声争议,恐怕没有用了。

(06) 党章明显出现疑点, 可是,在法理上, 可以被委任的职位,也就可以随时被撤职,翁总势必引职权撤换违抗党命的领袖和中委。

(07) 至于法律问题嘛,新任的法律局主任可以引经据典,合理化不太合理的事情。

(08) 这则新闻显然由当事人或新闻主角,预先公布和传播,以为可以劝阻翁总刀下留人,本刊认为机会渺茫。

(09) 当砍则砍、该杀则杀,多名受委中委和州主席,恐怕凶多吉少。

翁总不唱"心太软"




姚偉豪、颜豐守、李偉傑?傳翁將撤換更多人
星洲日报
2009-10-21

(吉隆坡)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撤換拿督梁鄧忠法律局主任一職,除了引起黨內議論紛紛,也傳出多名原任受委者也將被撤換的消息。

在大部份中委不贊同翁詩傑援引黨章召開第二次特大之際,翁詩傑在目前的“敏感期”,做出調整部份局陣容的“動作”,已引起各種臆測。

其中傳出下一個被撤換者包括馬華組織秘書姚偉豪、副組織秘書顏豐守、黨中央總部發言人李偉傑等。
不過,部份馬華中委不願對這項傳聞發言,並表示靜觀其變。

“梁鄧忠有話直說”中委對撤職不解

一名馬華領袖說,在法律角度上,總會長既有委任權,也有撤除權,所以撤換各局主任人選是總會長的權力,惟翁詩傑在這時候調動黨職或有瓜田李下之嫌。
他們皆認同梁鄧忠是一名資深領袖,且熟悉馬華黨章,所以對後者被撤換法律局主任職深感不解。
多名中委說:“梁鄧忠是‘紅毛直’,向來有話直說及誠懇。”
他們說,梁鄧忠在上次中委會議上有針對第二個特大的召開提出專業的法律觀點。梁氏指總會長是有權力召開特大,但也提醒翁氏特大提案或抵觸黨章。

他們表示,當時梁鄧忠是指特大的第一項提案不符黨章,因為解散中委會,必須是三分之二中委辭呈或三分之二中央代表罷免中委職務,否則第二個特大召開後也未必解決問題。

“當時的資深中委黃木良也認同這項法律觀點,也不贊同中委總辭做法,甚至提出沒做錯,為何要辭呈謝罪?因為第一項提案本來就是針對翁詩傑個人領導。”

“梁鄧忠可能激怒翁”

多名中委也說,在中委會議上,翁詩傑對填補署理總會長職的空缺是有保留,並表示要交給社團注冊局進一步核定。

他們指出,中委會是以公開舉手方式表決是否要填補署理總會長一職,當時有6人反對,2人棄權,其中棄權者竟是翁詩傑。“若翁詩傑決意引退及屬意廖中萊接任,為何在填補第二把交椅的空缺上,有所猶疑呢?”

他們說,翁詩傑當時有詢問梁鄧忠的意見,後者以黨章174、23及40條款來認同填補署理職的合法性。
“這可能是激怒翁詩傑的原因之一吧。”
一些中委認為,目前的局勢已混淆了課題焦點,媒體只把焦點放在“誰是反骨仔”、“誰背信忘義”等,卻未把焦點放在“翁詩傑如何交待馬華特大的第一項提案”及政治道德課題上。

須三分二中央代表同意總會長不能隨意炒中委

對於傳出一些黨職人選也將被撤換時,一些熟悉馬華黨章的領袖說,根據黨章,正副總秘書、正副組織秘書或正副總財政都是在咨詢中委會下所委任的。

“在馬華黨章裡,這些黨職都是中委會成員,而要革除任何中委成員,必須獲得三分之二中委的同意或獲得三分之二中央代表的通過,否則總會長不能隨意革除黨職。”

因此,他們不認為上述黨職人選會受影響。

本刊的话

(01) 说风水不对、说命格有血光之灾,说什么都好,8月26日会长理事会破例大开杀戒,建党60年第一次开除署理总会长,马华命理大格局早已成形,不得不继续杀人赔命,杀足一个数目之后,才能正式停手。

(02) 马华建党一甲子,功业罪孽少不了,其中826大谋杀和随后的并发症,以后必须详尽记载。

(03) 此时此刻,排队等着被砍头的人,回想一下,他们赞同翁总砍死蔡细历的时候,自己有没有放下怜悯同情之心,考虑后果和残局是怎样的?

(04) 答案是没有的,中委会各怀鬼胎,各斗奇法,专注谋划暗杀后的政治利益,杀死一个人,有这么多人受益,何乐而不为?

(05) 如果有的话,怎么可能取得“全力支持总会长、一致通过开除蔡细历”?

(06) 党章第 22条款:总秘书、总财政和组织秘书长须由总会长征询中央委员会之意见后委任之。

(07) 党章第22A条款: 副总秘书、副总财政及副组织秘书长须由总会长从中央委员会委员之中,经征询中央委员会之意见后而委任之。

(08) 根据法律原则,可以被委任,也就可以随时被撤职,上述6人受委成员,不受党章保护,随时被送上断头台,不必开会通过,不必出示理由,不能召开特大,只是一封简单的公函,这次杀人比上次容易轻松多了。

(09) 有人以为预先传播这个消息,拿着公众舆论当挡箭牌,可以警惕翁总刀下留人,可惜,上述几人估计错误。

(10) 翁总不吃这一套,也不会高唱“心太软”这首歌,圣旨一到,王姚颜李及其他罪臣跪拜接旨便是,不得反骂反悔。

砍砍杀杀、吓坏菩萨。

马华法律局主任粱邓忠遭撤职

2009年10月21日 光华日报

(吉隆坡20日讯)马华法律局主任拿督粱邓忠遭撤职!
据了解,马华资深法律局主任粱邓忠是在周二早接获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的革职信,不过相关志期10月17日的信件,除了阐明革除粱氏法律局主任职外,就没有注明其他理由。

不过接近翁诗杰的消息较后向本报指出,总会长有权力委任局主任,当然也有权收回相关委任。换言之粱邓忠遭撤职已获得证实,而翁诗杰也将在稍后针对此事发表文告。

本报曾透过电话联络粱邓忠,惟后者对本身是否遭撤职表示不欲置评,面对任何相关提问也一再以英文“不愿置评”作出回应,并要求记者要知道任何事,应该向总会长作出查询。

然而,根据部分党内人士向粱氏了解后指出,粱氏已亲口向他们证实遭撤职一事,有关信件是以传真方式传至其办公室,不过后者本身也不明白为何无端端遭撤职。

消息表示,这名自林良实时代起就受委为马华法律局主任的三朝臣子,如今突然遭革职很大可能是后者曾在本月15日召开的中委会上,

两度针对总会长所提出的要求在党章诠释上提供反对意见有关。
一名出席会议的中委指出,总会长当时提出要求召开特大以及署理总会长职的填补尚须等待社团注册局针对蔡细历党职作出鉴定后才加以委任的看法,不过粱邓忠当时针对这两项意见给予党章诠释时,被视为站在中委会一方,因此不排除如今遭革职与此事有关。
目前,马华党内也盛传,总会长或将陆续革除组织秘书姚伟豪及副组织秘书颜丰守的职位,前者向来被视为前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陈广才的亲信。

本刊的话

(01) 本刊早前的预测获得证实(16/10/2009),不倒翁变成不走翁之后,马华党内势必大开杀戒。

(02) 梁邓忠被撤除法律局主任职,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他只是一个受委的职员,不是票选的。

(03) 梁邓忠同时担任星报董事,激怒翁总引来杀身之祸,恐怕连董事职亦难保全了。

(04) 随着梁邓忠突然人头落地,其他受委中委,包括总秘书王弗明、组织秘书姚伟豪以及数名联署逼宫函件的委任中委,将会随时被无故撤职。

(05) 较早时,梁邓忠曾经赞同纪委5老开除一位票选署理总会长,现在自己被送上断头台,感受是怎么样,说白了也不值钱。

(06) 记得吗,8月26日晚上,梁邓忠和其他人都有份参与一项庞大的政治阴谋,强行杀害一名票选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医生。

(07) 梁邓忠人头落地,只是党内腥风血雨的开端,这个现象就是本刊早前所谓“党性血腥化”。

(08) 既然以1115票当选,代表差不多50万党员的署理总会长可以被阴谋杀害,区区一个法律局主任,算得了什么呢?

(09) 杀人头者,人亦杀其头也,马华党争的因果循环定律好象来得太快了。

(10) 所以,梁邓忠有自知之明,跪拜接旨赐斩时,不敢多讲两句话,只叫报界去问翁总。

(11) 星云大师说;当进则进、当退则退,本刊回赠一句:该砍则砍、该杀则杀、砍砍杀杀、吓坏菩萨。

Tuesday, October 20, 2009

违抗圣旨,该当何罪?


秘书处虽已接获召开特大信函
王茀明:当务之急先让翁廖会谈

《辣手杂志》Editor 20-10-2009 17:04

[马华风起云涌] 马华总秘书王茀明指出,虽然已经接获总会长翁诗杰要求召开特大的信函,可是,目前当务之急为先安排翁诗杰及署理总会长廖中莱两人会谈,他也透露,两人将会互相接洽,并相信两人会在这两天内会面。

王茀明是今天出席国会时下午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访问时这样表示。他表示,翁廖两人将会在近期内会面,有关会面可能在这一两天内进行。他透露,这项会谈是由翁廖两人互相接洽,显示出两人都愿意携手,解决最新的争议。

“翁廖会谈能够获得落实,确实是振奋人心的事情。”他说,虽然总会长已经把召开特大的信函提呈给他,可是,目前最重要为先安排翁廖见面。他说,这项会谈却只限于翁廖,不涉及原任署理总会长蔡细历。“现阶段而言,蔡细历不受邀请。我们先让翁廖会谈,寻求解决方法。我们先从这里开始,过后再看下一步如何。”

本刊的话
(01) 身为马华受委总秘书,王弗明应该听从总会长的指令,好好的执行任务, 不需要装腔作态,企图拖延翁总的第二轮特大,违抗圣旨,该当何罪?。

(02) 王弗明是二毛子,不懂得中国古代朝廷的律法,以前凡是违抗朝廷圣旨的臣民,都会人头落地。

(03) 翁总正在施用“皇权之道”,王弗明既然已经接到圣旨,就应该着手处理特大事宜,而不是在拖延时间,用意何在?

(04) 翁廖会面结果如何?翁廖会谈是不是廖中莱自己一厢情愿,自讨没趣,无人知晓真相,王弗明明显靠向廖派,已失去资格担任协调人。

(05) 从今天起,翁总决定施用皇权之道治党管政,配上江湖盟主的霸气强权,第一时间杀掉法律局主任梁邓忠,王弗明千万要小心,顺我者生,逆我者死,古今中外皆如此。

(06 )王弗明其实早在特大之后就应该自动呈辞了,因为他在1010特大期间的言论和行为,也是造成翁总被投下不信任票的原因之一。

(07) 如果无法忠于效命朝庭和皇上,王弗明最好自动请辞,别等到圣旨到,送上断头台。
(08) 王弗明担任上议院议长,如此深入涉及党争,应该克制一点,以免引起其他上议员公开呛声。

第二次逃离特大表决?


馬華要團結
陳國煌反對二次特大

李正瀚/东方日报/ 20/10/2009

(昔加末19日訊)馬華副總會長陳國煌今日打破緘默,聲稱馬華需要穩定與團結,無須再召開特大,更重要的是有一個能夠互相合作的團隊。

「我不支持再度召開特大,召開特大只是讓馬華不斷吵吵鬧鬧下去!馬華已經沒有太多時間再內耗了,更重要的是團結起來,讓馬華走向穩定與團結。」

他認為,不是競選就等於民主,若民主是你民我主,民主就沒有意識了!更重要的是大家能通過協商,成立一個互相合作的團隊。

馬華沒有時間了

陳國煌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針對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宣佈召開特大,由中央交代決定是否重選中委會,發表上述看法。

他續說,除了團結穩定外,更重要的就是需要工作。馬華必須與其他國陣成員黨,就好像巫統,開始努力為全民服務。

「馬華已經沒有時間了,不要再爭執了!馬華上下都瞭解儒家思想所倡議的禮讓。我們應該去實現上述美德,不應該僵持不下。」

他續說,如果黨內爭端持續下去,對馬華而言,只有百害而無一益。現在更重要的工作就是組成一個能夠合作團隊,為全民尤其是華裔子弟製造更多商機,協助華裔子弟尋找更多機會。

另一方面,也是馬華柔佛州聯委會署理主席陳國煌指出,雖然柔佛州每個黨員都有心目中自己支持的對象,不過,私下每個人都會互相聯繫。「特大已經是過去了,柔佛州大部的黨員雖然有自己支持的領袖,但是大家私底下還是互相聯絡,關係良好。」

他說,根據他瞭解,柔州80%至90%的黨員還是能互相合作的,大家都希望馬華有一個可能帶領馬華走向團結與穩定的領袖團隊。

「我可以肯定的說,柔佛州馬華黨員都非常成熟,大家還是能夠互相合作推動黨務。」


本刊的话

(01) 陈国煌说“马华要团结”,这个时候说这样子的话,不怕笑死人咩?

(02) 陈国煌的意见代表个人,还是州联委会,还是自己派系的区会主席而已?

(03) 不召开第二个特大,陈国煌就可以确保马华团结?

(04) 还是,不召开特大,陈国煌可以联手其他反对特大的人,逼走翁总走捷径拿下柔佛州联委会主席。

(05) 还记得吗?上一次1010特大,党有重要事情要表决,陈国煌却临阵做逃兵,逃到非洲避难去。

(06) 陈国煌身为票选副总会长缺席特大,借点意思匆忙逃离特大,给其他代表留下不良的示范。

(07) 这次怎么办,如果特大依期依章召开,陈国煌又要做逃兵,要逃去到那个国家?

(08) 陈国煌是州联委会署理主席,翁总担任州主席,州主席引用党章召开特大,陈国煌公开反对,是违抗党命,以下犯上?

(09) 1010特大之前,陈国煌噤若寒蝉坚持不表态,不挺蔡、不挺翁也不挺党,这次快快表态反对特大,动机何在,居心何在?

(10) 柔佛基层经过翁总统治一年,其实已经四分五裂了,陈国煌从哪里得到数据,80%或90%基层可以合作团结?

(11) 柔佛州重新团结,说得好啊,团结是为了什么,为了打倒翁总、为了排挤蔡派,支持陈国煌担任州主席,还是支持他在特大期间,再次逃去国外 ?

**马华党争最新消息:法律局主任梁邓忠律师被总会长撤职、预料更多受委中委将受到对付。

翁廖会谈、难以达致结果


釐清逼宮真相?翁廖會面

中国报
20/10/2009

獨家報導:莊思梅

(吉隆坡19日訊)消息告訴《中國報》,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和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已在今午會面,惟會談過程中,兩人只是“釐清彼此之間的關係”。

據悉,翁氏也相信,廖中萊在“逼宮”事件中是無辜的一方,幕后其實還有一些人在攪局,包括部分年輕領袖和前領袖。

因此,翁、廖這次會面主要是讓后者解釋實況,以解除兩人最近幾天產生的誤解。

擇定時間商議

翁、廖兩人今早都到國會出席下議院會議,碰面時也有打招呼。消息指出,兩人較后離開國會后,便在外面會面。
除了這次見面,兩人還會再次擇定時間坐下來,討論馬華問題。

廖中萊:沒有啦

隨著特大結束,中委會會議上出現翁派“派中有派”的情況,翁廖兩人近日幾乎沒有見面,純粹通過媒體放話。
針對“翁廖會面”一事,廖中萊今晚接受本報記者電話詢問時,先以一句“沒有啦”回應,然后指出,他和翁詩傑經常都有通過電話討論問題。

“如果有討論出任何結果,我一定讓大家知道,請給我們一點時間處理黨的事情。”

本刊的话

(01) 1015中委会之后, 廖署理在外面吵着求见翁总,对方则爱理不理,太委屈了难为了。

(02) 廖署理害怕事情延烧,被舆论讨伐为“吃碗面、反碗底“,所以不得不约见翁总?

(03) 翁廖两人见面,内容对话外人不知,廖署理可以为自己掩饰过失,把责任推给别人。

(04) 廖署理能屈能伸,试图博得翁总的信任,以加速党内权力转移,可惜,1014晚上的联署行动坏了好事。,

(05) 以翁总的个性和脾气,廖署理不可能再次得到信任,马华一号二号人物注定是对立的。

(06) 你说我逼宫,我所你蓄意抹黑,与大家讲来讲去,没有实际意义,不如把联署公函公布于事,反正真相版本只有一个。

(07) 翁总引用党章召集特大,廖署理公然反对特大,两人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 ?

(08) 廖署理尝试跟翁总重修旧好,两人一次见面会商就可以搞掂了吗,这么容易解决的争端,马华怎么会乱到今天?

(09) 翁总已正式宣布召集特大,如果临时收回来等于再次失去诚信,翁总怎样面对?




Monday, October 19, 2009

江湖从此只有不走翁、没有不倒翁


評論:林瑞源‧看武俠小說的總會長
星洲日报
18/10/2009

以翁詩傑的高傲性格,不可能講走又不走。從雙十特大到休假回來主持中委會會議,這幾天心態的轉變,是決定他不走、要和中委會“玉石俱焚”的關鍵。

在10月10日特大表決後,他立即就要辭職,卻受到中委的挽留,因為擔心沒有人主持中委會、安排接班程序。根據廖中萊的說法,翁詩傑在出國前要他與王茀明協調黨的接班工作。

為何回國後,翁詩傑不走了,反而指中委們背信棄義?我猜想是他
“放不下、太過執著”,可能在他度假期間,旁人煽火點火指一些中委在特大扯後腿、不只沒有共進退,現在還自行分配官職,這讓他在焦慮中鑽了牛角尖、衍生“有人背叛他”的念頭,進而策劃了玉石俱焚的計劃。

有幾個跡象顯示他要解散中委會不是一時衝動。15日中委會議前一晚,他個別召見中委,斥責他們背信棄義;中委會議於下午5時結束,他就在傍晚5時16分在個人部落格上貼上宣佈召開另一個特大、不短的文章,這顯示文章早就擬好。文中有這麼一句:“如果我被視為是他們的絆腳石,我向他們致歉。”

一個性格清高、自戀的人,不能容忍被人背叛,因此即使被人指責沒有誠信,他還是希望看到背叛他的人受到懲罰。

星雲大師之前就勸他不要執著,但是他腦海中已經充斥上述迷思,只有他才能解救自己。

即使有人背叛,這也是政治的一部份,從政者都要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就由遊戲規則來收拾背叛者;太過執著,不只拖累黨,也賠上自己最後的尊嚴。

翁詩傑是文人出身,有讀書人的傲氣,卻沒有領導的才能,遇到挫折時,自然生出一股自憐的悲情、壯士情懷。他要干出一番事業,卻不知道如何經營黨、建功立業,就選擇棘手的課題,來掩飾領導上的蒼白。

他在擔任領袖時,應該閱讀一些領導人的書籍,比如百萬暢銷書《模範領導》(The Leadership Challenge),而不適合繼續沉迷於和現實脫節的武俠小說,以致把自己投影在不斷報仇的武俠世界中,說出“十面埋伏”、“敵人是自己身邊的朋友”的悲情話語。
他繼續擔任總會長,卻和眾多中委反目、不知如何面對國陣領袖、不敢再相信身邊的人,這猶如自我囚禁,即使他成功報復,又會快樂嗎?

發生在翁詩傑身上的事情,告訴大家,好領袖可遇不可求、領袖也會自我迷失。


本刊的话

(01) 这篇文章刊载于星洲日报言论版,本刊重新转载,让读者来分享。

(02) 翁总说走不走,不倒翁变成不走翁之后,这篇评论透视翁总的个性,可读性很高。

(03) 看这几天的新闻,翁总频频提出两部武侠小说“流星蝴蝶剑”和“少爷的剑”的名句,以反映他的内心处境,再次证明翁总过度沉迷武侠小说。

(04) 以武侠小说的内容启示,作为领导100万党员的工作指标,难怪翁总管党治政,搞垮党务、搞乱政务,一年里一事无成。

(05) 好久以前,博主曾经沉迷武侠连续集,跟童年无知的小弟弟一起追看,日子过的不亦乐乎。

(06) 不料有一天,弟弟没头没脑的问起来“哥啊,为什么这些人除了讲话对白,就是拔刀挥剑拼命打斗,他们不必吃饭、大便和小便吗?”

(07) 博主被小东西问傻了,经过反思检讨,从此不再沉迷和追看武侠连续集。

(08) 什么统一江湖、号令天下、什么邪正誓不两立,还有什么“铲除妖孽、替天行道”,跟现实社会相差实在太远了。

(09) 难怪、也不奇怪,自从翁总入主马华江湖,自以为登上江湖盟主,为了号令天下,统一武林,掀起腥风血雨,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10) 马华党风和武林格局一样,翁总拼尽一生心血,一心一意实现“统一江湖、惟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境界,一定要拼死蔡细历。

(11) 所以,翁总决定在10月10日摆设武林大会,邀请各路英雄好汉,围观他和蔡细历之间的大决斗,混战中不慎双双中箭落马。

(12) 武侠小说嘛,看看剧情娱乐娱乐无所谓,效仿学习问题就大,用在管党治政,死的人多多多啊。

(13) 马华武林从此没有“不倒翁”、只有“不走翁”,还不能醒觉吗?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翁詩傑向友人痛訴身邊人比蔡更狠毒

19/10/2009
中国报

一名親翁派中委透露,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對于眾叛親離的局面,曾經多次痛心對友人稱,在對抗蔡細歷派系的時候,對方也沒這么毒、這么凶,從沒想到身邊人比對方還要惡毒。

這名中委強調,總會長尊重及相信他們,所以不曾想過提防,他是辯論家兼書蟲,但面對如此背信棄義的一群,感到痛心疾首。
據了解,翁詩傑和友人吃飯時,感嘆自己面對的情況,由衷說出這番話。

他說,黨員怎么可能要一個背信棄義的領導層,尤其是現在背叛總會長的,都是身邊最親的人?

“基于道德,中委為什么要擔心解散,當初忌諱總會長,特大過后就不怕傷害總會長了嗎?目前,馬華局面好比家庭爭產,孩子在等父親逝世,然后得到家產。”

這名中委揭露,當初,總會長並非要鬥蔡細歷,而是另有其人。
他指出,在政治上,總會長應該給的都已滿足“他們”,現在總會長在特大受傷了,但應保護總會長的人,不但沒有保護,還要反踩總會長。

他透露,第一高票副總會長拿督斯里江作漢,會在填補署理總會長職方面,退位讓賢,主要是有心人刻意哄騙,即:如果廖中萊當上總會長,江氏一定會當署理總會長,所以雙方就達致協議。現在,江氏反而說了,所有人都是傻瓜。
這名中委相信時間可證明一切,當初背棄總會長的人總會覺悟,認清總會長為人。


本刊的话

(01) 翁总一意孤行,滥用党权杀死自己的老二,如今陷入众叛亲离,了解他的处境拿来作参考,还是OK的,同情怜悯就不需要了。咎由自取,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02) 翁总显尽杀人的本色和气慨,一出手就致人予死地,有没有想过被杀的人是老二,也是同志,为党尽责尽任30年,还有他的支持者和家人,心情会怎样?

(03) 8月26日傍晚时分,蔡细历人头被砍断了,翁总和会长理事会大声公告天下,会议达致集体结论,这棵毒瘤必须早日根除。

(04) 24天之后,9月19日,虽然蔡细历决定不上诉,中委会自动减刑,把开除党籍改为冻结党籍4年,但是,还是那一句话;中委会为了党的利益,支持翁总的决定,向特大负责。

(05) 纪委会作出开除建议之后,826会长理事会及919中委会,可以随时撤销纪律判决,化解一场特大决裂,但是,两个组织内部都充斥着争权夺位的布局,众人铁了心肠联手拼死蔡细历。

(06) 翁总的布局是这样的:以纪律为名干掉蔡细历,手脚干净伶俐,理由堂而皇之,从此除去心腹大患,下一个接班的署理,短期间不能成气候,所以,无论有没有表现,翁总在2011年连任总会长,简直不是问题。

(07) 党内野心派和黄陈旧朝势力的谋划是这样的;先用纪律行动除去蔡细历,激发基层召开特大对付翁总,然后,再秘密布局,把“蕹菜”一起炒掉,让部下重新掌控马华。

(08) 1010特大终于来了,中委们扮假作势,这边挺翁,那边倒蔡,翁总满怀信心,还把话说绝了,如果不获过半代表信任,准备挂冠而去。

(09) 蔡细历何尝不一样,巡回各地获得双面人集团频频示意支持,以为胜卷在握,可是,双方的票源过度接近,党内野心派集团轻轻玩弄近百张选票,成功把“蕹菜”一起炒掉。

(10) 蕹菜双双中箭落马,不是意外的结局,更不是中央代表明事明理的选择,不喜欢翁总,又拒绝道德污点,这些话讲的太空泛轻浮了。

(11) 蕹菜被炒鱿鱼,来自党内野心集团的布局和操弄,以达致捷径登上权力顶峰,所以特大后即刻爆出逼宫行动。

(12) 1010特大之后,野心派集团伺机发难,但是,翁总决定不呈辞绝地反扑,当权派决裂分为挺翁挺廖,再看看这几天的报章舆论,证明当初以道德高点开除蔡细历的决定,是一项政治阴谋。

(13) 随着不倒翁变成不走翁,舆论界纷纷质疑翁总的诚信和原则,所以为了反击不利形势,预料,更多内幕阴谋情节将会陆续爆开,让基层看透中央领袖的嘴脸。

(14) 翁总再次化妆打扮,表演悲情人物,其实他绝对不是悲情人物,他带头玩弄阴谋游戏,历来第一次失手落败,演成众叛亲离。

Sunday, October 18, 2009

《流星·蝴蝶·剑》经典名言


《流星·蝴蝶·剑》两大经典名言道尽翁诗杰的心情。


“ 死也許並不是很痛苦,但被朋友出賣的痛苦,卻是任何人都不能忍受的”

“ 你致命的敵人,往往是你身邊的朋友。”

不必否认再否认、即刻公布联署公函


代表商談尋策解決廖中萊:沒逼他走

中国报
18/10/2009


(吉隆坡17日訊)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坦承,的確有部分中委聯署,要求他與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商談,惟內容非要求后者辭職。

“不,這不正確,中委聯署簽名不是逼總會長辭職,這不存在,中委是要我代表他們跟總會長談,並不是逼宮,強逼總會長辭職。

“這是對中委會的惡意中傷,中委關心黨,要我跟總會長找出最好方案,而不需拉大隊,勞師動眾。”

他說,討論內容是關于應如何處理特大的決定,討論黨的未來及整合。

特大才有權罷免

廖中萊今日出席國大黨屠妖節開放門戶活動時,被詢及外界流傳指20位馬華中委聯署簽名,要求總會長辭職一事,這么指出。

他感激中委會委任他為署理總會長,他的責任就是令黨團結,拋棄以往政見分歧,因為華社已對馬華的紛爭厭倦。

他強調,他腦海中不曾出現要總會長辭職的念頭,而且根據黨章,中委會沒權力要總會長辭職,只有中央代表能通過特大罷免總會長。

“除非是個別案件如拿督斯里蔡細歷的紀律案件,中委會才有權開除有關人士,否則中委會是不能強逼任何人辭職的,絕對沒有。”

本刊的话

(01) 逼宫行动功败垂成,曝光闹大了,廖中来重复否认,以减低“篡权谋位”的罪名,乃政治常见把戏。

(02) 既然事情曝光了,党员和民众议论纷纷,为何不把公函内容刊载出来,何必闪闪缩缩,婆婆妈妈,否认之后又否认,没完没了?

(03) 不必婆婆妈妈,党员都有念过一点书,能够明白公函内容到底是不是逼宫,刊载出来给党员作出判决。

(04) 廖中来不可以指责党内党外人士恶意中伤,因为他们都未曾看过那封神秘的联署公函,你讲我讲、你猜测我估计,自然越讲越乱。

(05) 廖中来带队联署进柬,目的是什么,所谓讨论特大后党的方向,到底谈什么方向?

(06) 如果只是一般性友情会商,何需摆明阵势,带着联署公函赴约?

(07) 讨论特大后党的方向,是什么方向?说白了就是软硬兼施把翁总推倒,再把他身上的党职官职,一块块切割出来,分配给20多位联署的中委吗?

(08) 特大无法真正达到倒翁的目的,所以,廖中来决定加上一脚,以一纸联署公函,完成倒翁任务。

(09) 在廖署理的眼里,翁总即刻退位,由他接任总会长,马华即刻有望团结整合,从此声望大起,政绩惊人?

(10) 廖署理和20多个联署公函的中委手上,可以联合掌控多少张中央代表的选票,300张?500张恐怕高估了自己,上位后如何号令天下,驾驭群臣?

中委会无权阻挡翁总引用党章 (30.1)

中委決定是否再開特大

中国报
18/10/2009


廖中萊說,是否召開另一次特大,應由中委會決定;他將力勸總會長打消舉行特大想法。

他說,在下次召開的中委會會議,可能針對是否召開另一次特大作出決定。

他強調,根據黨章,中委會絕對有權力解決馬華目前所面對的問題,因此無須再舉行特大、黨選和中委會總辭。

“就好像中委會有權委任我為署理總會長。大部分中委都認為無須特大,我們才剛舉行特大,不用再有另一場特大。”

針對馬華副總會長的空缺,他表示中委會將討論該課題,惟下一次中委會會議在何時召開,則由總會長宣布。

他說,早前的特大,中央代表和基層的意見已反映出來,要求中央領導尊重特大決定。馬華還是團結的團隊,非分裂,只是有不同的意見,但可以加以解決。

他說,他高興看到巫統改革,而馬華修改黨章,以直選總會長的工作還在進行中。


本刊的话

(01) 廖中来和翁总分裂成两派,所以翁总讲要开特大,廖中来说不必开特大。

(02) 总而言之,从现在开始,廖中来的任务就是跟翁总对着干,斗垮翁总让自己上位。

(03) 翁总还是活生生的总会长,引用党章第30.1召集特大,试问中委会用什么条款来阻挡?

(04) 根据党章,中委会不能阻挡翁总引用党章办理党务,除非以廖中来为首的野心派中委,不承认翁总的法定地位。

(05) 廖中来刻意阻止翁总开特大,担心特大通过重选议决案,本身在党选被人射中暗箭,死的不明不白。

(06) 承蒙1010特大惊醒梦中人,中央代表得到启示,原来暗中倒票那么容易,下次特大必定大玩特玩,廖中来象似做过亏心事,不敢面对下一轮的特大。

(07) 1010特大,翁总一个人骑马上阵,其他中委围观作乐,结果被人暗算倒地,可是,下一次特大大家一起上阵参选,任何人都可能不小心中箭落马。

(08) 廖中来缺乏基层势力,身上官位党职大宝物多,可能成为下一个被绊倒的目标,一听到开特大,心里怕怕怕。

(09) 廖中来讲了那么多话,无非是想阻挠特大,以策安全,给自己顺顺利利做完这届党职和官职,才另作打算。

(10) 害怕面对中央代表、阻止特大投票的领袖,不是好领袖。

Saturday, October 17, 2009

特大前,特大后,变化特别大!















特大前的景观
(01) 我已经豁了出去,即使丢官弃职,也是在所不惜。

(02) 民族要有尊严、党要有党格,借用外力干预党务,我在位的一天,绝对不会妥协。

(03) 有人在党内结集1亿令吉展开倒翁运动,我的地位不重要,党不能没有尊严,任由外人主宰党权。

(04) 你们要开特大,我也可以开特大,你以为我不敢开特大吗,我从来没有怕过。

(05) 蔡细历这条狗,我要砍掉他的头。

(06) 有道德污点的人,怎么当领袖?我到国外公干,常常被人问起,我无言以对。

(07) 我们是一个马华,一个团队,对方指责当权派没交出成绩,我可以慢慢告诉你,我们做了很多事情,都是符合KPI的。

(08) 纪委会接过前朝累积的档案,开庭审查光碟案件,我其实很无奈,我没有干预或插手,我是无辜无错的人。

(09) 即使我在特大输掉一票,我也不会栈恋党职

(10) 特大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所有的决定都是根据党内机制集体裁决的。

(11) 陈财和、卢诚国、张日洲,这三个人能够推倒总会长?别想坏你们的头脑了。

特大后的画面

(12) 好啊,这批人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人多势众,让我看清楚那条尾巴是最长的。

(13) 我不要辞职,我要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党内直选、PKFZ和华社的权益等等,等我办完才走,可以吗?

(14) 你们要拿特大的结果跟我摊牌,逼我立刻辞职,没的谈。

(15) 你们逼问我“为什么不肯辞职,以兑现特大前的诺言”,我有权力不必回答,我坚持保持沉默。

(16) 你们不要逼人太甚,逼我爆出事情的内幕。


(17) 特大前夕你们在后面搞鬼暗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

(18) 既然中委都不肯负起集体责任,我只要另寻途径,让中央代表决定1010特大后的方向。

(19) 我正式引用党章第(30.1)指示总秘书,召开另一场特大,以表决是否“举行重选”。

(20) 你们别妄想夺权计划能够得逞,有种的先去面对党选,看看有几个人可以过关。


Friday, October 16, 2009

特大大赢家、叹息赚不够


我沒逼宮‧廖中萊:仁至義盡

星洲日报
16/10/2009

(獨家報導:郭淑卿‧吉隆坡)新任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說,他及大部份中委對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是仁至義盡,本身更沒有出賣過翁詩傑。

他在接受《星洲日報》專訪時說,他跟翁詩傑共事及作戰多年,一直都支持他;在特大期間,他到全國各地都是要求代表支持翁詩傑,沒有第二句話。

同情翁詩傑現有情況

現在的感覺是很沉重,心情真的很不……我及中委們都沒有背負信義。我為何要這樣做?我心坦蕩蕩!”

他表示同情翁詩傑現有的情況,也相信翁氏目前需要更多人的鼓勵,而翁詩傑也要勇於面對現有的情況,並希望後者能以黨利益為重作出決定。

以黨為重助解決困境

廖中萊說,當翁詩傑被投不信任票時,他們20多名中委跟他討論如何穩定馬華的課題,翁詩傑也在出國前要他與王茀明去協調一些籌備工作包括黨的未來與接班工作。

“因此,在他拿假期間,我的確跟總秘書王茀明、江作漢,以及數名中委共同討論如何面對特大後的各種局面,以穩定黨。我們的重點是以黨為重,同時也為總會長好,尤其顧慮到他長久以來的個人形象。
“我們這些中委都是為他好、要為馬華好,如何幫助他解決這困境。”

他說,當特大通過第一項提案後,許多人都要知道翁詩傑的去留問題,以向基層交待。

廖中萊說,指他及其它中委向翁詩傑“逼宮”是不存在及不確實的。
“中委會根本沒有權力要求翁詩傑辭職,我們只能要求他向基層交待而已,我們只能勸說及告訴他整個局勢,如何讓馬華團結與穩定。”
“我們是善意地給他意見,我們也照顧他多年建立的形象,不想讓他受到太大傷害,也保護及尊重他。”

在專訪時,副總會長拿督斯里江作漢也陪同在側,並對廖中萊的談話一一認同。

本刊的话

(01) 廖中莱率领20多名中委联名请愿,要翁总针对特大结果,向基层作出交代,到底是什么意思?

(02) 所谓“很多人想知道翁总的立场”,其实最心急的是谁,还不是廖中来和支持者吗?所谓“作出交代”是读书人的讲话艺术,说白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叫翁总先交出党职,后卸下官职,快点滚蛋谢罪。

(03) 翁总还是活生生的翁总,他不愿意呈辞,千万个不愿意讲出“我现在宣布呈辞”,众人呈函强逼他交出党职和官职,这种行为不叫逼宫,难道是马华“孝亲敬老”运动的小插曲吗?

(04) 翁蔡公开骂架期间,一直到会长理事会接纳开除蔡细历,中委开会批准减刑,廖中莱和其他身边人讲过什么话,怎样煽风点火,相信不久后将从翁总口里传出来了。

(05) 开除蔡细历的故事,不可能只因为一片光碟惹出的祸根,11个月来内幕秘闻,蛇招怪术,可以写成一本书,希望翁总退位前不会吝啬笔墨,把点点滴滴写出来,给党员分享高层权争的精彩和高潮。

(06) 廖中莱“情尽义至”,“我同情翁总的处境”,“我心情很沉重”,“我没有背信弃义”,哇,一篮子精彩绝伦的对白,记者坦然写出来没有错,读者信足信完它,头脑有问题啊。

(07) 特大结束之后,翁蔡两败俱伤,廖中莱升职升级,是第一个大赢家,可是,赢家说心情沉重、眼圈泛泛而红,那么,翁总老蔡两个大输家还能不去跳楼自杀吗?

(08) 政治嘛,就这样喽,演技要好,明明是大赢家,扮成是受害者,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不是没有赚,只嫌赚不够,无法即刻逼走翁总。

(09) 翁总摆出“替天行道”的模样,大刀砍死老二蔡细历,廖中来一句“情至义尽”叫翁总快点回家种番薯,剔人头者,人亦剔其头也。

(10) 是的,记者手耳灵敏听写都没错,翁总在出国前确实吩咐廖中来处理特大后的全盘应对策略,可是,翁总万万没想到,廖中莱不动声色,趁翁总离国回避期间,结集众多中委夺权窜位。

(11) 算了吧,事情不发生也已经发生了,翁总责怪廖中来,廖中来说自己仁义至尽,政坛权争只有输赢得失,没有是非对错。

(12) 马华党争上演到今天,是谁的错,是翁总霸权独裁、是纪委滥杀无辜、是黄清源被人利用、中委煽风点火、是会长理事会滥用职权、是特大代表尽情出卖,每个人都有错,还是每个人都没有错。

中委会滥用党章第174条款

探讨署理总会长是否悬空 ?

A. 党章相关条款

第 (23)条款
另受第40条款的约束之外,当任何被选出之党职员,不管任何理由而致其职位悬空,中委会有权填补该职位,至下届代表大会选举时为止。

第35条款
如果得到至少三分之二的出席代表,在代表大会上投票批准,代表大会可以革除任何党职员(不论是由代表大会所选出或是委任者)。

第 (40)条款
不论总会长因任何理由停职,将由署理总会长出任总会长职位,一直到下届代表大会选举党职员时为止。而署理总会长的空缺将由其馀的中委中,选出一人填补。他将担任署理总会长职位,直到下届代表大会选举党职员时为止。

第 (174)条款
如果对本章程或会议常规、规则、条例及细则于诠释上或文字上有任何争论,中央委员会之决定将是最后之决定,不能在法庭提出诉讼。


B.引述Malaysiakini新闻网站 15/10/2009 19.58hrs

援引第174条文诠释署理悬空(当事人廖中莱的谈话)另一方面,廖中莱也证实,今午的中委会在深入讨论特大的结果后,认为署理总会长一职已经悬空,并决定委任他本人接棒。“由于双十特大已经否决了恢复蔡细历党职的议案,全体中委在完全没有异议的情况下,针对填补马华署理总会长职达致共识,并推举本人担任署理总会长。”他解释,中委会是援引党章第174条文诠释署理总会长悬空,然后再援引第23和40条文来推选他填补这项空缺。根据第174条文规定,中委会的诠释是最后的决定。

本刊的话

(01) 1010特大当天,以简单多数票通过恢复党籍(第2提案),再以简单多数票拒绝恢复蔡细历的党职(第3提案),可是,根据党章第(35)条款,他已经正式到回署理原位。

(02) 同一时候,特大以简单多数票,向翁总投下不信任动议(第1提案),可是根据党章第(35)条款,罢免动议不成功,他仍然是总会长。

(03) 中委没有针对翁总的地位作出诠释,但是,翁总亲临主持1015中委会议,已经证明与会者从头到尾,承认了党章第(35)条款的约束力。

(04) 翁总被简单多数票投下不信任动议,蔡细历被简单多数票拒绝复职,他们两人同病相怜,面对一模一样的局面,也双双得到党章第(35)条款保护,两个职位在法律上没有悬空,除非他两自愿呈辞。

(05) 换言之,在特大宣布成绩那一刻起,翁总是总会长,蔡细历成功恢复党籍和党职,蔡细历理应受邀出席会议。

(06) 可惜,主持大局的总秘书王弗明擅作主张,偏帮一边,只承认蔡细历继续担任区会主席和中央代表,不允许他担任署理总会长。

(07) 中委会针对蔡细历的个案作出诠释,刻意不引用第(35)条款,反而胡乱引用党章第 (174)条款制造混乱,强行悬空署理总会长职,马上委任廖中来填补空缺,又是一个操弄党章、违反党意的明证。

(08) 如果遵照正确的法律诠释,翁总的案例和蔡细历的案例,双双受到党章第(35)条款保护,根本不存在着灰色地带,无需采用党章第(23), (40) 或 (174)条款作出越法的决定。

(09) 以廖中莱为首的野心派系,蓄意扭曲党章原意,不外为了尽早即位,完成夺权大计,但是,在同一个时候,他却承认翁总的法定地位,接受会议议决正式升任署理。

(10) 廖中来继续装模作样,一方面拿出党章反对特大议决重选,另一方面选择性和恶意性诠释党章,以神圣的党章再次拼死蔡细历。

(11) 特大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特大通过议案之后,中委会不能以下犯上,随意窜改、修正或诠释议决,必须根据原情原意奉命执行。

(12) 根据党章第(35)条款,既然1010特大没有开除翁总、也没有开除蔡细历,他两人仍然在位。

(13) 同样的案例,中委会作出两种不同的诠释,党员怎样信服?中委会永远是一个权力斗争的场合,党争期间只能增添乱局,绝对不能解决问题。

(14) 既然中委会不能有效执行1010特大的议决,中委们不必唠唠叨叨,干脆根据基层的意思,解散失去公信、违反党意的中委会,即刻重新选举吧。

倒戈中委和州主席:随时人头落地


廖中萊:重選非最好方案違反黨章 中委反對

中国报
16/10/2009


(吉隆坡15日訊)今日甫獲馬華中委會推選為署理總會長的拿督斯里廖中萊指出,大多數中委不同意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再開特大,重選中委會的建議。

這位原本被視為翁詩傑忠實支持者及接棒大熱門的新任署理總會長,在今午備受矚目的中委會議結束后,于晚上7時另行召開記者會,這么指出。

中委會曾討論重選

在場者包括另兩位副總會長拿督斯里江作漢及拿督斯里黃燕燕、馬青總團長拿督魏家祥、馬青總秘書拿督蔡金星,及馬華組織秘書姚偉豪。
廖中萊說,中委會曾經討論重選的議案,但許多人並不同意,因為馬華應尋找更好的穩定黨的方法。

他認為,翁詩傑雖有權召開特大,但要求中委會重選的議案已經違反了黨章。

沒談騰出副總職

“總會長有權在黨章第30.1條文下要求召開特大,但議案必須符合黨章。”

廖氏解釋,根據黨章,中委會只能在三分之二中委呈辭下解散。
因此,他將給翁氏更多時間,尋求更好穩定黨的方式,並重新檢討重選的議案。

記者詢問他是否在中委會議上,反對總會長的建議時,廖氏說,這不是個人意見,也不是其他人的個人意見,因為任何形式的方案,都必須符合黨章。

詢及誰將出任他騰出的副總會長職時,廖中萊說,中委會議未討論此問題。

他指出,馬華中委會今日深入討論10月10日特大的結果,由于雙十特大已否決了恢復拿督斯里蔡細歷黨職的議案,全體中委在完全沒有異議下,針對填補署里總會長職達致共識,並決定推選他擔任。

本刊的话

(01) 翁总召集新一轮的特大,唯一的提案:为解决1010特大出现的僵局,重新选出全体中委会。

(02) 这个议案明显是动议开除整个中委会,跟党章条款出现冲突。

(03) 但是。这个议案符合党意,预料得到大多数中央代表的支持,获得三份之二的多数票也不意外。

(04) 以廖中来为首的野心派中委以党章为借口,阻止重选,因为,重选对四位副总和有官职在身的中委不利,可能随时中箭落马。
(05) 这些中委在1010特大前夕暗中布局,从后面暗算翁总,翁总心有不甘,决定回敬一招,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也。

(06) 经过1010特大,再路过1015中委会,马华党争日益混乱化,进入斗臭斗垮的局面,跟梁陈斗争十分相似。

(07) 面对多名中委突然倒戈,翁总将在近日内,开始重组整个党组织,以面对新一轮的特大。

(08) 倒戈的委任中委,将被强行撤职。

(09) 倒戈的州联委会主席,也会被撤换。

(10) 总秘书王弗明立场暧昧,随时会被撤换。
(11) 现在情况十分明显,倒戈中委当时主张开除蔡细历,只是为了激化翁蔡之间的冲突,为本身上位夺权铺路,面对另一轮特大,心里没有把握过关。
(12) 倒戈派中委在翁蔡齐齐出局后,快速执行夺权计划,结果引起翁总绝地反扑,谁胜谁输,目前难以定论。

Thursday, October 15, 2009

回赠星云大师:上台靠把口、下台找借口


翁诗杰宣布再开特大定夺重选
中委会接纳廖中莱接任署理职

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
10月15日 傍晚5点32分

即时新闻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今日并未请辞及向中委会宣布本身的去留,反而援引党章第30.1条文,指示总秘书王弗明,再召开另一场特大,以定夺是否应该为中委会举行重选,藉此化解中委会是否应该重新寻求党员委托的僵局。

他也证实,马华中委会已经接纳通过副总会长廖中莱接任署理总会长。

本刊的话

(01) 翁总不走,印证本刊早前的预测。

(02) 星云法师说;上台要考虑、下台要容易。翁总认为大师说话不标准,无意听从劝告。

(03) 翁总转过头来窜改词句,回赠星云法师;上台靠把口、下台找借口。

(04) 翁总公开承诺过要辞职,现在自己不带头辞职,反而召集另一场特大来罢免整个中委会,局面越搞越混乱。

(05) 根据党章第41条款规定,只有在三份之二的中委集体辞职之后,才可以重新改选,以其他形式强逼解散中委会举行重选是否合法?

(06) 建议中的特大是一个集体开除令,党章是否允许特大代表对中委投下集体开除令,法律局应该请示社团注册局,然后向党基层交代清楚。

(07) 根据党章第35条款,要罢免任何一名中委,必须取得超过三份之二多数票,如果来届特大只是简单多数票,罢免令也就不能通过。

(08)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所有票选或委任中委都不愿意辞职,因此,在下个特大召开之前,中委会应该明确表态,最好签署黑白声明,如果简单多数票通过重选,他都乐意即刻呈辞,否则,下一次特大之后,将出现另一个僵局。

(09) 919中委会通过冻结蔡细历党籍及党职,按照一般诠释,冻结的党职是不能被中途填补的,今天的中委会竟然推翻了919中委会的决定,根据什么理由,什么条款,应该讲明白。

(10) 既然召集特大展开重选,何需在现阶段急着填补署理空缺,莫非又是针对蔡细历的反扑行动?

(11) 本刊研究整个局面,翁总再次操弄党章,纯粹为了暂渡难关,刻意制造另一个乱局,再看看怎样施招出计,赢回1010特大失去的宝物。

(12) 中央代表们,不要以为有机会再投票,就感觉自己很重要,下一个特大可能再搞出另一个大头佛。

1015中委会议不是翁总的大限

中委會議變數大‧翁或不走
星洲日报
2009-10-15

(獨家報導:顏貝珊‧吉隆坡)10月15日的馬華中委會議充滿變數,在特大結果出爐後呈辭意願強烈的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不排除可能再次不按牌理出牌,繼續領導馬華。

《星洲日報》探悉,隨著整個局勢發展的變化,以及蔡派近期來通過媒體不斷嗆聲的舉動,原本去意堅決的翁詩傑,可能在最後一分鐘暫時擱置個人立場,不辭職。

不過,如果翁詩傑執意辭職的話,他的去留,很大程度則要看是否有超過半數的中委會成員挽留他,以及說服他留下的理由。

在中委會目前沒有任何人敢評斷翁詩傑去留的情況下,一般預料,中委會會基於集體決定、集體負責的原則,要求翁詩傑留下或至少出任過渡時期總會長,直到完成權力移交為止。

一般認為,特大之後所傳出的“廖江”配、“江黃”配,以及4名副總會長密談接班,很大成份會對中委會成員造成一定的影響,對翁詩傑的去留投下變數。

從親翁派近期的言論顯示,他們一直想以所謂的民意高於黨意,以及不能讓區區100多票左右大局為由,嘗試勸服翁詩傑繼續領導馬華,惟從翁詩傑的反應,他們認為,翁詩傑似乎並未做出最後決定。
翁派認為,翁詩傑是以1429票當選總會長,在特大支持他繼續領導的中央代表有1141票,所以只有200多人是基於領導層對蔡細歷的紀律處分而不滿意翁詩傑。

據瞭解,總會長的智囊團曾向他提出至少兩個建議,包括在年杪的代表大會上,把罷免總會長及領導層列入大會提案,或動用黨章第171條款,尋求全體黨員以復決投票方式表決特大投總會長不信任票的決定。

再開特大可能性低

據悉,也有人獻議翁詩傑,再一次援引總會長的權力召開特大,要求中央代表核準重新舉行黨選的決定,並再一次出來競選總會長。
不過,在馬華才召開特大,以及代表大會接近的情況下,再次召開特大的可能性很低;至於再次競選總會長或尋求黨員複決特大決定等,似乎也與翁詩傑一貫的作風不符。

逾半票選中委不走

另一方面,從近日來超過半數的票選中委不贊成通過總辭來重新黨選來看,在總辭需要三之二中委通過的前提下,中委會出現總辭局面的可能性不高。

在出現各種爭議的情況下,10月15日中委會議是否可以順利達成一個解決方案,還是一個疑問。

馬華中委會議可能出現的結果:

1. 翁詩傑執意辭職,中委會極力挽留,要求他繼續留任成功,只推舉接任署理總會長職務的人選;
2. 翁詩傑堅持辭職,惟答應擔任過渡時期總會長,直到完全交棒給接班人為止,中委會只推舉接任署理總會長職務的人選;
3. 翁詩傑堅持辭職,中委會推舉填補總會長及署理總會長的人選;
4. 翁詩傑在中委會推舉署理總會長之後呈辭,署理總會長自動成為總會長;
5. 三分之二中委會成員集體呈辭,依據黨章,馬華重新舉行黨選;
6. 根據黨章171條款,中委會尋求全體黨員以複決投票方式表決特大的決定;
7. 翁詩傑繼續擔任總會長,並在來臨的代表大會上,把罷免總會長及領導層列為大會提案,尋求中央代表投票表決。

本刊的话

(01) 1010特大表决之后,1015中委会是翁总的大限已到吗?市场多半预料会议将选出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顺利完成权力转移。

(02) 1010特大前夕,大部分人士看好不倒翁不会倒下来,结果不倒翁神话从此结束了,大部分人的看法,多半不可靠的。

(03) 本刊认为;1015中委会议随时出现意外的结局,加上党外挽留声浪连绵不绝,翁总留任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04) 翁总的支持者除了出面挽留之外,也人将在会议上提出“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两职并未悬空的论调,塞住野心派中委的攻势。

(05) 由于法律议题引起剧烈辩论,各造坚持不下,只有交给法律局从详研究,暂时不需要填补两大空缺。

(06) 会议开始之前,马华大厦前方,预料出现不少翁派的支持者结集党外人士齐齐来声援,极力劝阻翁总留任,场面激情壮观,包括拉布条,呈递备忘录或联名请愿之类的动作。

(07) 翁总亦可能就地发挥专长,发表激情高调的演讲,燃烧整个开会前的气氛。

(08) 根据法律界人士的看法,第一、第二和第三提案综合起来依法诠释,特大其实把马华中央领导恢复至8月26日开除令之前的阵容。

(09) 既然恢复了8月26日之前的阵容,填补空缺、升位抢位的问题根本不存在。

(10) 还有,919中委会议决冻结蔡细力的党籍和党职,既然是冻结令,有关党职是不能被中途填补。

(11) 特大代表投了票,交给中委执行落实,可是,党章和法律的矛盾和含糊,给翁总留下宽大的空间,可以留任一段时间以部署下一步行动。

(12) 翁总以法律论调阻止野心派中委趁势逼宫,他不会提出呈辞,因为一旦提出呈辞,中委会将以“沉重的心情接受总会长呈辞、并感谢他的党和国家作出的贡献”,了结20年的政途奋斗。

(13) 以廖中来为首的野心派势力,临阵被挡住去路,虽然深感不快,亦不敢冒冒然逼宫,暂时展延上位大计。

(14) 1015中委会成为各方焦点,但是,它不是翁总的大限。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己所不欲、勿施予人:献给华团领袖

促翁以大局為重勿辭職
9華團領袖發聯合聲明

China Press
14/10/2009

(吉隆坡13日訊)9名華團領袖現身力挺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並聯合促請翁詩傑忍辱負重,以大局為重,不要辭職。
他們發表聯合聲明指出,翁詩傑應該留任,按章行事,逐步解決馬華目前問題,不必介懷別人的眼光。

他們認為,翁氏被投不信任票,所涉及的僅是微差票數,只傳達某種支持率的下降,並不是罷免,應視為只是一次的挫折及警戒。
這項記者會是由馬華前總秘書兼鄭和教育研究院主席拿督陳忠鴻醫生召集。出席者包括拿督符之慶博士、張裕民、沈耀華、符致喜、賴嶸文、陳福成、孔繁仲及馮所仁,他們聲稱是以個人名義出席記者會。
該聲明指出,翁氏上台僅一年,並沒犯下任何大錯或行為不檢的重大道德操守問題。

“中委會應作出明智決定,極力挽留,讓翁詩傑繼續領導馬華前進,讓馬華浴火重生,贏得華社尊重。”
他們也說,可能有人會問,馬華內部事務,外人不應干涉,但身為華社的一分子,有義務提出看法、評論、監督及表達意見。
“馬華領袖也應虛心聽取意見,尊重民意,有民意基礎,才是代表性的政黨,才會有存活條件。”

整體利益為重

這批華團領袖促請翁詩傑,勿受個人情緒影響做出決定,應該以廣大華社及馬華整體利益為重。
他們也促請國內華社團體及領袖,挺身而出,針對馬華現今的情況,表達各自的意見。
勿忽略強大支持
★陳忠鴻:
翁詩傑不應祇看到在特大的區區0.6%的不信任票數,而忽略了所獲的強大支持力量。
華社應發表看法
★符之慶:
華社應該對馬華現今的問題,發表看法,促請馬華選出清廉、有魄力及能為華社做事的領袖。
並非干涉黨務
★張裕民:
馬華代表全體華社,這是事實。我們並不是干涉馬華黨務,但馬華代表著華社,馬華黨務已引起華社關注。
聽取華社意願
★賴嶸文:
馬華應該聽取華社意願,若馬華不獲華社及人民支持,馬華將成為歷史名字。
勿忘鬥爭方向
★沈耀華:
所謂旁觀者清,希望馬華聽取華社的意見,停止權力斗爭,更勿忘記馬華的斗爭方向。

本刊的话

(01) 看看列表中的名字,不少是翁总的海南乡亲,海南人偏帮海南人,够了够了,再玩下去没意思的,搞帮派主义,将严重分裂华社。

(02) 特大前已经有华团人士明确表态支持翁总,特大后再次为翁总背书,华团人士平时坚持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立场,丢进垃圾桶了?

(03) 1010特大是马华内部事务,原则上不需要,也不应该牵扯华团出声,可是,华团不甘寂寞,三番四次干预马华内政,好象马华中央代表“没料到”,一定要听从华团领袖的指指点点。

(04) 如果华总改选拉票时,马华基层公开呛声,为某一个候选人助阵拉票,华团领袖可以接受吗?

(05) 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予人,华团领袖明白这句话的含意吗?

(06) 中央代表作出决定,如果符合华团领袖的立场,什么都OK,不符合华团立场,就必须以大局为重马上纠正过来,马华什么时候变成华团的分店?

(07) 华团领袖要获得人民和会员尊重,自己应该先尊重他人,不要凡事以“华社大局”来吓唬马华,明目张胆干预马华的内政。

(08) 所谓的大局为重,大局是代表谁?是代表三两个登广告的华团领袖,还是代表一两个发文告、召开记者会的华社“精英”吗,其他几万个没有呛声的团体怎么办,都把他们算在“大局”里面吗?

(09) 领袖可来可去,不要为领袖造神,不要为领袖背书,华团应该好好履行自己的责任、现实组织的目标,不需要多管闲事。

(10) 马华特大没有违背华社的意愿,不过,特大意外的成绩,导致多名亲翁派华团领袖大失望,倒是铁一般的事实。

哑剧演完了、署理可以给我吗?


4副總密會 黃燕燕:已有方案
东方日报
14/10/2009

(吉隆坡13日訊)馬華副總會長拿督斯裡黃燕燕打破緘默大談馬華特大結果,更透露4位副總會長已經就特大結果進行商討,議決方案也已出爐。

在馬華特大舉行不到3天的時間,在早前立場曖昧的黃燕燕,口風一改,主動透露4名副總已密會,但出席者不包括遭投不信任票的總會長拿督斯裡翁詩傑。
黃燕燕表示,拿督斯裡江作漢、拿督斯裡廖中萊、陳國煌以及她本人已經就馬華特大的決定作出討論,他們也已經做出本身的議決方案。

「我不做弱黨領袖」

「我們4個人已經有方案了,但是我不能在這裡透露,我們要『按部就班』嘛!」

不過,她道出弦外之音,並聲稱4名副總皆認為未來的領導人不只是被中委接受,還必須被馬華基層所接受。「我們希望未來的接班人不只是中委接受,更應該要被馬華基層所接受,要瞭解基層需要什麼。」

針對接下來可能接下馬華領導班子的人選,黃燕燕說,只要能夠將馬華帶向一個團隊,整合與壯大馬華的人選就有資格領導馬華。
當媒體詢及她本身是否會成為馬華接下來的領導人,她說,當務之急是將馬華團隊整合起來,若馬華問題仍未解決,談她是否當領袖沒有意思。

「我要做一個強大黨的領袖,不要做一個弱黨的領袖。」
她也笑容滿面地表示,滿意目前本身作為副總會長的職務,也不願意為自己多說好話。
「我不想為自己多說好話,這是我的至理名言。」

需時證明各副總所長

對於目前的4位副總會長何者更適合成為接下來的領導人,她也不願置評,只表示每位副總會長都各有所長。不過,她認為,需要給予時間來讓新的領導班子證明是否能夠領導馬華。

「現在沒有辦法說誰做得好,誰做不好,好像我不給你部長職務,又怎麼會知道你能不能成為一個好部長?」

黃燕燕是在今日出席旅遊部開齋節的門戶開放慶典上,一改常態談論她本身對馬華黨內問題的看法。她在全程接受詢問時,也一直保持開朗的心情,似乎對馬華未來的格局變化感到樂觀以及充滿信心。
被詢及部分中央代表提出舉行黨選選出新領導班子的問題時,她認為必須看有多少的中央代表提出上述的看法,只要是絕大部分中央代表都認同的意見,她都尊重。

黃燕燕也說,中央代表在馬華特大上已經證明他們有強大的決定力量,因此中委也必須尊重他們的意願來做出決定。

本刊的话

(01) 特大召开之前,黄燕燕扮哑巴,做逃兵,扮的十分投入,特大之后,她把积压在心里的话发泄出来,乃人之常情也。

(02) 表演表演,一直在表演,燕燕扮哑巴、做逃兵,假死出差国外,连连缺席会长理事会会议、缺席中委会会议,被问及任何党务问题,一概不回应,现在这么多话讲,一副近功急利的嘴脸,态度令人恶心反感。

(03) 翁总应声倒地,燕燕万事如意,政徒官运除去一大障碍,应该是从政以来最高兴振奋的消息。

(04) 如果翁总成功突破1010大限,燕燕只能做完最后一届国会议员及部长,从此收拾包袱,告老回乡去,可是,偏偏她命不该绝,一次有一次侥幸过关,时也命也。

(05) 燕燕不敢自我举荐取代翁总,所以她主动结盟江作汉,公开推举江做老总,条件是自己可以担任建党以来的第一位女性署理。

(06) 可惜,燕燕基层薄弱跟江作汉同病相怜,江黄配想要突围而出,齐齐登上高峰,恐怕又是一场欢喜一场空。

(07) 转过头来,江作汉深知形势比人强,可以跟廖中莱配合,推出“廖江配”取代“江黄配“。

(08) 燕燕野心毕露无遗,极力主张“四大副总密谈方案”,还放出消息说;密谈过程已经有了眉目,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在自导自演,后翁总时代的权力转移,不可能那么容易成形的。

(09) 燕燕近来的言行举止一反常态,突现马华高层政治的虚伪和造假,平时规劝基层要以大局为重,不能为了党职官职争执不休,不过,一旦轮到自己衡量官位党职,高层领袖的行为简直令人失望。

(10) 担任副总,担任内阁部长还不能心满意足,到底什么党职官职,才可以满足?如果还不能满足,其他100万基层党员怎么办,傻了一辈子,什么都没有,早就应该退党了。

(11) 燕燕表态逐鹿中原,可惜,党内帮主和权力经纪都不会领情,最好的选择是坐回原位,下届大选继续出战国会议席,重回内阁再盘算吧

欢乐再次飘去彭亨

“應根據黨章處理問題”‧逾半票選中委不走
• 星洲日报
• 13/10./2009

(獨家報導:郭淑卿‧吉隆坡)《星洲日報》探悉,至少超過半數的票選中委不贊成通過總辭來重新舉行黨選,而應根據黨章處理當前問題。
他們接受《星洲日報》訪問時說,特大完成後,當前最需要做的是穩定及整合馬華,所有人回到各自的崗位。如果黨職出現空缺,中委會應根據黨章規定來處理。
廖江不贊同總辭重選
在這之前,副總會長拿督斯里江作漢、拿督斯里廖中萊都不贊同總辭及重新舉行黨選,陳國煌則未公開表明立場。
馬華首位女副總會長拿督斯里黃燕燕認為,中委會是否應總辭,以及馬華是否應重新舉行黨選或授權中委會遴選新領導人的問題,都應交由中央代表決定。
部份中委準備挽留翁
據悉,部份中委準備在中委會議上挽留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不過,也有一些中委認為,領導層必須尊重大多數中央代表的意願及服膺民主精神。
同時,一些受委中委則表示,他們將跟翁詩傑共進退。
陳財和、張日洲、盧誠國:重選為最佳方案
●“馬華中央代表特大行動委員會”發起人兼中委拿督陳財和、拿督張日洲及盧誠國表示,他們做好總辭準備,以促成重新選舉的局面。
陳財和說,讓中央代表投選未來接班人是最好的方式,而且中委會之前的決定也被特大推翻,顯示中央代表的意願才是最重要的。
姚再添:可選擇跟翁共進退
●森州聯委會主席兼中委拿督姚再添說:“任何領袖都可以選擇跟總會長共進退,但這只是個人的選擇。”
黃祥輝:總辭問題不存在
●丹州聯委會署理主席兼中委拿督黃祥輝說:“總辭問題不存在,我本身不曾提過,也不會呈辭。我們是票選中委,為何要辭職?以甚麼理由辭職?”
顏天祿:不能再面對另一場選舉
●中委拿督顏天祿說,只有受委黨職者,在道義上需跟隨總會長共進退。我們不能再面對另一場選舉,這將讓黨陷入更嚴重的分裂。


本刊的话

(01) 其实不必逐个查问,记者应该知道中委们心里想什么,去年辛苦得来的党职,甘愿把它给坏掉吗?

(02) 如果老板问伙计,下个月我要无条件提高你们的薪水,你们同意吗,你想伙计会怎样回应?

(03) 从政者在政途陷入死角的时候,不会忘记高喊“没有党职和官职,也能够为党为民服务“,可是,一旦坐上高位,基层休想要他们退休。

(04) 有党职的中委都不支持总辞,有党职和官职的中委,更不必问了,“总辞“是拿来讲的,不是拿来做给人家看。

(05) 本刊说过,有诚意呈辞的中委应该在特大当天把信交给大会议长,但是,没有一人办到,现在催促他们辞职,你以为有人会站出来牺牲自己吗。

(06) 翁蔡齐走之后,四名副总极力主张把他们两人身上的党职和官职,一个一个切割出来,大家一起分赃,分完了才打算办理后事吧。

(07) 1015中委会上,预料有人结集力量争位担任署理,这个座位最关键,谁担任署理,谁就是第11任的总会长。

(08) 1015中委会议上,翁总将面对一股重新结合的力量,以彭亨州的廖中来为主,强逼翁总至少马上委任一名署理。

(09) 这个股力量来自彭亨州,以黄家定陈广才的支持者为班底,准备推选廖中来担任总会长。

(10) 另外一股结集的力量,以江作汉和黄燕燕为主,部下来自其他中立和半中立的中委。

(11) 第三股力量来自翁总本身,极力劝阻翁总辞职,人数不多,成功关键在于翁总自己的立场。

(12) 第一股力量有足够的本钱随时发难,逼翁总接纳署理人选,完成第一阶段权力转移。

(13) 第二股力量相对弱势,最后,可能屈就于争取署理给江作汉,黄燕燕坐回原位,继续担任历史上第一个副总。

(14) 至于主张翁总留任的势力,无奈形势比人强,要取得中委会一致议决挽留,简直是妄想。

(15) 彭亨州只有区区170票(8%),党员人数全国排名第6位,能够培养一位总会长人选,可说祖宗有灵啊。

(16) 其他大州属尤其是霹雳和柔佛,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你们整天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炒掉蕹菜、国煌口开

特大結果等同法院裁決

13/10/2009
China Press

陳國煌尊重特大結果,並指這等同于“最高等法院裁決”。
他形容,特大是馬華最高機構,就像是最高法院,因此特大結果應該被尊重。

詢及這是否意味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應該遵守承諾下台,抑或依黨章沒有必要退位時,他拒絕回應,並促請媒體親自問翁詩傑較適當。
談到新總會長和署理總會長一職人選,他則說,一切交由中委會決定。

對于即將來臨的中委會議,陳國煌被一名女記者詢及心情時,幽默地說:“看見你,心情就輕鬆。”

陳國煌強調,馬華現在最重要的是應付來屆大選,因此是時候歸隊做好工作,尤其現在最重要的是聯繫華社,對華社做出貢獻,並希望馬華“家和萬事興”。

對于缺席特大投票一事,陳國煌解釋,前往非洲出席共和聯邦國會會議是7月就決定的行程,他直到週日(11日)下午2時才返回。


本刊的话

(01) 党争期间,陈国煌先扮哑巴,什么都不讲,报界问他意见,微微傻笑一下,其他你们自己猜。

(02) 报界乱乱猜,这里写本报探悉,哪里说可靠消息来源告诉本报,爱怎样写就怎样写,他也不会反应,立誓做个好哑巴。

(03) 最后关头,他选择出差共和联邦国国会议员会议,据说是很久前编排好的,不能取消,非去不可。

(04) 马华议员从来没有出席过共和联邦国会会议,只有陈国煌一个人做过代表咩?什么事情这么严重,皇上十二道金牌传令,非去不可?

(05) 陈国煌是这个会议的重要人物,他不出席柔州的YB不能代表,共和联邦国会会议也流会咩?

(06) 还说特大判决等同于法院判决,别傻了头脑,拿律师资格来吓唬马华党员了,那来这么严重的事情。

(07) 如果是法院判决,法官会签发庭令执行判决,还轮到中委会开会讨论咩?

(08) 最关键时刻,陈国煌做了政治逃兵,现在说根据党章办理特大后的党务,你知道什么意思吗?

(09) 陈国煌在党争期间,没有讲过这么明确的立场,现在讲三讲四,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10) 从政者立场暧昧不明,是不应该的,但是,陈国煌当成没什么的,其他人好象没有责怪他,真是高招啊。

(11) 陈国煌看到了,翁诗杰倒下,蔡细历摔倒了,柔佛州的江山非他莫属。

(12) 心想已久的政治宿愿,就快达到了,人逢喜事精神爽,讲起话来特别有劲。

(13) 扮哑巴、做逃兵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马华政治见怪不怪,预先祝贺陈国煌荣任马华柔佛州联委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