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2, 2009

有一个人,你不需要记起他


成就他族馬來人犧牲大‧馬哈迪促非巫裔將心比心
2009-07-22

(吉隆坡)前首相敦馬哈迪吁請非巫裔國民設身處地想想,馬來人應否繼續犧牲以成就他族。
他認為,馬來人為了這片國土的安寧、和平及民族團結已作出許多犧牲,好比成全其他族群的訴求。

馬哈迪週一(7月20日)在他部落格1篇題為“鞋子中的腳”文章中指出,他最近在“在自由化及全球化時代,馬來王權及馬來人在憲法下的地位”座談會上,被1名巫裔講師詢及他是否曾把自己預設在非巫裔的立場,和他們共同面對國家的不平等政策。

“我相信提問者認為非巫裔國民對國家的‘不公平’措施感到壓力及失望,但我不知他是否也曾詢問非巫裔領袖,針對馬來人身在他們的祖國,卻變成相對貧窮及依然被拋在後頭的民族,有何感受?”
他舉例,就新經濟政策而言,雖然巫裔國民占總人口60%,但在企業財富中僅獲30%分配,剩餘70%則由他族及外資共享;但政策實施了39年,巫裔只得20%財富,其他族群則獲近半數,儘管他們只占總人口的26%。

他指出,若非巫裔領袖嘗試真心站在馬來人的立場看,他們會感受馬來人的失落。
“這或許是馬來人咎由自取,他們沒捉住機會,有者則錯用機會;但若1名3輪車車夫有100萬令吉資金,他或能做生意及取得成功。”
他透露,在1955年大選馬來人控制82%選區,但馬來人願意讓出不小部份的選區予他族;另外無條件分發100萬份公民權給各族人士,使馬來人的比例從82%下降至60%;以及將國名由“馬來領土”改稱馬來西亞,使馬來人喪失身份;試問哪國曾這樣做?
“發表這篇文章,我仍會被非巫裔標簽為種族主義者,但若他們肯接受事實,他們可和馬來人比較雙方為這國家利益作出的犧牲。”

非巫裔是合作非瓜分

――馬青聯邦直轄區州團長周連瓊
“華人一向以來效忠國家,與全民一起為馬來西亞付出,不應被冠上‘瓜分他族權益´的指責。
公民權並不是‘大方分出´的,這是馬來西亞在成立時候,執政黨成員共同的決定,憲法也已經清楚列明。而且,讓出選區供非巫裔上陣是因為當時的國陣3個成員黨結合在一起的聯盟,不可能讓其中1個成員黨全數上陣,這是1種‘合作’,不是‘瓜分’。
敦馬不應該講出這番抹煞華裔對國家貢獻的說話,這番不負責任的說話也將挑起種族敏感,阻礙‘1個大馬’的貫徹。
我們的祖先在馬來西亞,流血流淚甚至犧牲生命為馬來西亞做出貢獻,華社的成就是努力的成果,華裔並非是不勞而獲的一群

本刊的话

(01) 敦马又来了,语不惊人死不休。

(02) 我国独立52年,敦马在位22年,如果无法解决马来人贫穷问题,自己应该负起最大的责任。

(03) 敦马贵为国宝级元老,讲出如此狭窄封闭的话,跟咖啡店里的说客没两样。

(04) 敦马习以为常,不管谁做首相,他都看不顺眼,一味批评再批评,因为他有“天下第一的“心态。

(05) 如果要敦马不讲话,只有安排他复出政坛,继续领导政府,可能办到吗?

(06) 不要把敦马的言论当成宝物,花时间翻译转载,给他太多新闻版位,他会以为自己受重视。

(07) 敦马太寂寞了,不讲没有新闻,怕人家忘记了他,因此,他随时胡乱呛声。

(08) 如果要讲话,赵明福案件闹的沸沸扬扬,为何没看见他老人家表态支持“皇家调查委员”?

(09) 国人并不是赞同敦马的立场,可惜,碍于尊敬和爱戴之心,不好意思正面批评,以致他错误以为自己十分受人欢迎。

(10) 忘记了吧,敦马已经不是首相,他讲什么,批评什么,喊什么,不会改变政府的施政方向。

4 comments:

失败のman said...

为什么应该死的没死?

沈兴 said...

这老不死,不要理他啦,他太自以为是。这种人不理他,他就没话说了。无声胜有声。

wong said...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巫统报纸大事抨击赵明福死亡事件中对反贪污局的批评
大马局内人
2009年七月十九日

巫统控制的报张《每日新闻》和《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今天大力谴责有人妖魔化赵明福死亡事件,并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

这两份报张指责反对党政治化这位政治秘书于七月十六日的死亡事件,《前锋报星期刊》表示人民联盟利用这个事件转移视线,回避它们的内部问题和弱点。

《每日新闻》的一篇名为【赵明福之死浮现各种政治推测】的文章中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文章撰稿人是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再納阿里芬(Zainul Ariffin Isa)。

他写道,政治中的机会主义者能够把悲愤不满转化为政治资本,而死亡事件可作为催化剂,以激发种族情绪。

「不是只有华人或是民联支持者懂得愤怒和追求公正。」

「特别是在非马来人族群之间已经引起了疑问,反贪污委员会,就如其他部门那样有许多的马来官员,只是选择性的以非马来人进行调查,」他写道。

可是,这位新海峡时报集团的新老板也指出,两名行动党人与赵明福一样,也被带往盘问。

这两名行动党人,其中一名是华裔,一名是华巫混血儿,他们声称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以种族歧视的语言辱骂他们。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解释,他们和赵明福一样都不是嫌疑犯,他们不过是『证人』。

到目前为止,民联领袖在反对党领袖安华的领导下,并没有在他们的言论中并没提到种族,而是要求反贪污委员会对赵明福的死亡负责。

再納表示说赵明福之死是一场意外,就因为反贪污委员会涉及的官员是马来人,他在文中写道『当一起意外中的受害者是非马来人时,如果受到调查的是马来人,这就会引起很多揣测。』

他不仅提出赵明福死亡事件中的反马来人情绪,他同时也表示,他认为政府部门是马来人为主的政府,更甚于一个非党派(non-partisan)的公共服务机构。

「为什么雪兰莪州务大臣,身为一名马来人,却质问他自己的种族要采取公平的对待呢?」再納在文中写道。

前锋报星期刊是巫统所拥有的一家报刊,它也对民联政治化这起死亡事件进行攻击。

这家报纸表示这项争议并不会因为街头示威和无礼的指责而获得解决。它也说反对党利用赵明福死亡事件转移注意力,回避他们自己的问题。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Labels: 毫不留情

失败のman said...

我们是主人?

他说:“我们是主人”。

是的!我们是主人,
在纳税时,我们是主人。

是的!我们是主人,
在需要捐款时,我们是主人。

是的!我们是主人,
在国家经济上需要做出贡献时,我们是主人。

是的!我们是主人,
在交出30%股权时,我们是主人。

是的!我们是主人,
在需要我们手中一票时,我们是主人。

其他的,还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