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5, 2009

有时间上报馆、上电台、电视台,不得空去报警备案?


翁詩傑:不只惹道上人物威脅
查PKFZ延燒出倒翁行動

星洲日报
25/07/2009

(布城)馬華總會長兼交通部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今日(週五,7月24日)表示,調查巴生港口自由區不只讓他惹來道上人物的威脅,如今更延燒出倒翁行動。翁詩傑週五早上接受988電台訪問時強調,不管是否出現倒翁行動,只要他沒有“投鼠忌器”的顧慮,何懼之有!

決定豁出去沒甚麼好怕

他說,對一個已決定豁出去的人,沒有甚麼好怕的,因為他深信就算成功把他“倒”了,還是有別人會接位和繼續調查。

詢及被提及的兩任交長和港務局主席都是來自馬華,此案查下去是否擔心會動搖黨本,翁詩傑說,這不是馬華的考量重點,不管這些來自馬華的人是甚麼地位,若最終被發現是被告人,就應該還馬華一個公道。

他說,這些人在幹這種不當行為時,民眾不應把馬華牽涉在內,因為他們並不是代表馬華去做這種事。

他表示,若真的有馬華的人涉案,這才是真正動搖到黨本。如果這是一些個人的牟利行為,他更應該和有必要為馬華洗冤,而不應被視是在動搖黨本。

詢及他是否能做到在不影響國陣的形象下調查此案,翁詩傑表示,這是蔡細歷的看法,他尊重對方的看法,不過他本身做為交通部長,會繼續堅定自己的立場。

義無反顧去面對

詢及是否會上演“海瑞罷官”來對抗施壓勢力及準備好如何面對“十面埋伏”,翁詩傑說,既然已豁出去,他會義無反顧的去面對,該來的總會來、不該來的也會來!
“如果倒翁行動是謀取總會長黨職和交長職,如果你可以枉顧天下的社會公義,你就去做吧!若你真的能得逞的話,我留下也沒有意義,這樣的不公不義,我留下還有何意義?”

針對有聽眾留言要翁詩傑不要衝動和一定要堅持立場,翁詩傑說,他不是衝動,而是要將心裡的話說明白,他也承諾會堅持到底和不輕言放棄。

本刊的话

(01) 一句何惧之有,举起民族大旗、摊开正义招牌,豁出去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翁诗杰从政以来,不知道说过多少趟,表演过多少次,自己都忘记了啦。

(02) 巴生自由贸易区表演到中途,进退两难,刻意把自己刷造成悲情人物,趁机找一个下台阶,结果找来找去找不到,索性连整个党牵连进去,再想办法一走了之吧。

(03) 以前南洋商报事件,老翁举起民族义旗,高喊言论自由,跟A队抗争到底,为了什么,是为了言论自由吗?今天当上部长,某周刊多写一点评论,竟然大发雷霆,把记者和报刊告上法庭。

(04) 2001年8月3日党史黑暗的一天,(803群殴事件),马青仔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打出手,老翁曾经垮下海口,一定要让真相还原,结果还不是不了了之吗?

(05) 马华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啦,政府内阁究竟发生什么危机啊? 总会长兼交通部长在7天内,连续上电视、报馆和电台,讲来讲去都是迁篇一律的事情,什么政商勾结、十面埋伏、篡位夺权,是也讲不是也讲,该讲完又不讲到底,政府羞耻难堪,党员无地自容。

(06) 动不动用上“起义造反、篡位夺权”,平时参阅太多古书,观看太多历史连续集,身受其害,杯弓蛇影啊。

(07) 老翁罢官不干?跟明朝清官海瑞(也是海南宗亲)相提并论,简直不可思议。奋斗几十年,祖宗有灵坐上这把龙椅,嘴里舍得,心里万万不愿意啊。

(08) 堂堂一个总会长和内阁部长履行党务和公务,导致生命受到威胁,应该第一时间报案求自保。

(09) 怎么回事啦?部长有大把时间上报馆、上电台、电视台,天天接受专访,把自己编制成悲情人物,可是,总是抽不出时间报警备案?

(10) 党内山雨欲来风满楼,都是一个人惹出来的祸啊,算了吧,表演时段已结束,收手吧,把时间放在党务上,党员幸甚、华社幸甚。

3 comments:

沈兴 said...

可能他怕警察吧!坏人都是怕警察的,他是坏人吗?

有一点肚懒 said...

他说准备给朝野国会议员的PKFZ报告书被国会秘书处阻拦,所以当时发不出去,但是为什么至今还是一样发不出去?难道我国的邮政局倒闭了??信口雌黄的超级大垃圾!

Anonymous said...

"2008-04-17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当时还是马华副总会长的翁诗杰引经据典,赠送八字真言:“內斗內行,外斗外行”,给所有政党人士包括马华党员."

When the Gretaest Man is so busy practising these 8 words, where he has time for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