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0

重选其实不需要总辞

魏家祥:重建馬華威信廖蔡須聯手 推翻翁總

中国报
2010年1月3日

(吉隆坡2日訊)馬青總團長拿督魏家祥博士認為,要重新構建馬華威信和黨整合,馬華副總會長廖中萊應與署理總會長蔡細歷聯手合作,推翻擁權自重的總會長翁詩傑。
他說,蔡、廖既已有重選意願,只是對重選時間有別,雙方應能開誠佈公,為馬華瓶頸謀求出路。

他深信,蔡、廖矛盾可通過深層交流解決,事實上,雙方鴻溝是因翁詩傑從中作梗,才產生誤解。
他說,如果蔡細歷受到推舉,或通過選舉當選為總會長,他全力支持蔡氏領導。

“因為蔡細歷具備領袖氣度,能寬諒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一年多的打壓,以蔡的感召力,能與任何領袖合作無間,給馬華帶來新景象。”

暢談黨爭解決之道

魏家祥是在昨天,為“15 Malaysia”短片導演交流會主持推介禮后,與部落客林放午餐時,暢談馬華黨爭解決之道及他與翁詩傑的恩怨情仇。

林放今天透過部落格貼文,透露他和魏家祥之間談話。
魏家祥對林放指出,至今還未見翁詩傑本身發佈尊重重選訊息,此舉可被解讀為“賴著不走”而拖垮馬華,並利用團結方案發酵作為護身符。
他也相信,蔡細歷的政治歷練,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策略,為馬華黨爭療傷;而蔡細歷的政治智慧,在黨內如何自處和自尋定位必會從長計議。

他對翁詩傑指黨內存有意識形態鬥爭,即有前朝領袖丹斯里黃家定、丹斯里陳廣才和丹斯里劉衍明操控黨爭,那只是翁詩傑跟影子打架的思考模式,也是翁詩傑製造種種藉口,作為留下來理由。

翁被逼宮求見首相如同邀外力介入黨務

林放在部落格貼文引述魏家祥的談話指出,當翁詩傑面對逼宮時,主動找蔡細歷議和製造大團結和平方案后,迫不及待尋求首相納吉的見證和祝福,這種行徑如同邀請外力介入馬華的黨務。

“因此,翁詩傑可說是第一個尋求巫統協助的人。”
他預料,如果蔡廖聯手倒翁,翁詩傑將轉移話題,把這種政治動作營造悲情氣氛,向黨內外輸出訊息,詮釋為向巫統叩頭,以博取同情。
魏家祥回顧有一次跟翁詩傑從吉蘭丹同機返隆時,翁透露將通過紀律委員會開除蔡細歷黨籍,因為蔡在媒體跟他的口水戰,讓翁氏已忍無可忍。

“當時,魏家祥曾勸告翁詩傑必須慎重考慮后果,但后者對斬蔡細歷胸有成竹,自信能平伏引起的糾葛。”

魏家祥也說,他在馬六甲出席馬日丹那選區內巴也孟光區團團長家中白事時,向王乃志表明翁總的雷厲行動及殺意已決;當時王乃志感歎這將是黨災難來臨,認為蔡細歷性愛光碟,罪不至于人頭落地,頂多凍結黨籍已足,否則將引起黨內反彈。

“結果,由中委拿督斯里陳財和、盧誠國和拿督張日洲發動的雙十特大,翁詩傑自食其果,被中央代表投不信任票;但是,特大前夕揚言輸一票就鞠躬下台的翁詩傑,不斷找藉口執掌權位,成了‘不走翁’。”

翁指代黃清源舉報蔡光碟魏家祥:純屬嫁禍
魏家祥說,翁詩傑指他替馬華新邦令金區會主席黃清源操刀執筆,寫信向紀委會舉報蔡細歷光碟事件,純屬嫁禍。
“因為黃清源投訴信發生時,我在黨內人微言輕,還不夠斤兩執行這任務。”

魏家祥指翁詩傑對時空有錯覺,當時總會長還是黃家定而非翁詩傑;在2008年10月18日翁詩傑登位前,后者本身對蔡細歷光碟事件是有所保留的;但升任總會長后,就于去年初便策劃幹掉蔡細歷的行動。
魏家祥說,翁曾借前副全國組織秘書顏豐守之手,要黃清源重新舉報蔡細歷,但黃清源基于事過境遷,嚴拒所請。

“黃清源現今立場是,翁詩傑對部落客所說不算數,只期待翁公開向媒體重複此課題,黃清源與顏豐守將會公佈實情與那封信。”
因此,他正期待翁詩傑接受這項挑戰。

魏家祥形容翁詩傑就像無能足球員,當他不能射入龍門取勝時,就會說那足球太重,或是嫌球鞋不好,把所有本身錯誤搪塞給其他人。

本刊的话

(01) 2010年刚刚起步,魏博士和博客林放私下见面交流,内容刊登给全世界看,结果怎样收场?

(02) 政治人物从来不做亏本生意,对自己有利的片段,魏博士欣然承认,对自己不利的环节,肯定不承认,也不负责。

(03) 重选特别委员会即将在1月5日开会,廖派招数出尽,但是重选遥遥无期,怎么好呢?

(04) 魏博士向蔡派释放善意,过去不承认蔡细历为署理,现在摆明倒翁挺蔡,动机是什么?

(05) 不必问了,1128之后廖派受困动弹不得,魏博士于是施展攻心之计,招揽蔡派加入重辞,逼出重选,然后逼使翁总黯然下野。

(06) 如果蔡派参与总辞,然后展开重选,根据1128前前后后的真假动作,廖中莱和黄家泉势必带队一大批“黄陈遗孤”问鼎中原,早把蔡派的命运忘得一干二净了。

(07) 1015中委会议上,廖派坚持顶替蔡细历的署理,然后逼走翁总,一举吞并整个马华公会,强烈谋权篡位之心显露无遗,蔡派岂能轻易上当?

(08) 廖派女将周大姐不知讲过多少次,如果蔡细历担任总会长,她第一个辞职不干,魏博士讲话之前,事先有没有跟周大姐协调一番?

(09) 还有,关于翁总怎样密谋干掉蔡细历、黄清源的投诉公函怎样写出来,魏博士三言两语把责任推完了,你相信事情如此简单吗?

(10) 不倒翁变成不走翁,错是肯定有错,但是,当年当月当天(26/08/2009)曾经明搞暗倒的廖派黄陈遗孤,难道完全不必负起责任?

(11) 廖派祭出最后招数,力求逼出全面重选,可惜,事情演变人算不如天算,总辞重选在圣诞节当天算正式结束了。

(12) 知道吗?要重选其实不必总辞的,耐心等待中委会在2011年8月任满解散不就可以尽情参选吗,魏博士辛苦啦,又何必苦苦相逼?


(13) 2010年1月5日的会议,廖派不必期待有惊喜。

2 comments:

~aNG~伟翔 said...

投機政客的最佳風范。

小弟我針對這件事寫了一篇文章,可以來看看:

http://angwoeishang.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_02.html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said...

这次的双十特大,每个马华的领导都‘衰’了。现在唯有乖乖低头认罪,少说话,多做该做的事,就等中央代表来作最后的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