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 2010

华裔不欢迎技职教育。

國家青年技職學院錄取300華青僅150報到

中国报
2010年5月1日

(馬六甲30日訊)青年及體育部副部長拿督黃日昇說,國家青年技職學院(IKBN)在今年新學年,共錄取300名華裔青年,惟只有約150人向該學院報到,令人遺憾。

他說,他不解為何上述獲錄取華青輕易放棄升學機會,並表示將尋求良策以改善此問題。

他曾親自致電給錄取學員了解情況,但是他們都以沒有接獲錄取信函,或已投入工作藉口推辭,讓他感到很可惜。

他透露,新學年共有約700名大馬教育文憑華裔考生申請進入技職學院,院方在經過遴選后錄取300名華青,但前來報讀人數卻只有一半;技職學院將在7月開課,至今仍不知道報讀人數有多少。

他昨晚為“跨文化對話國際研討會”晚宴主持閉幕后,在記者會上,這么指出。

友族生佔多數

其他出席者包括國際青年中心幹事拿督拉惹魯斯蘭、甲州青年、體育及福利事務委員會主席拿督卡林。

他說,全國共有16間技職學院,幾乎每個州屬都有一間,但友族學生佔大多數,因此華裔家長認為,這類學院都是單一種族。”
另一方面,詢及烏雪補選華裔選票沒有回流,是否是因為現任馬華總會長關係,他說,這完全與總會長拿督斯里蔡細歷無關,這種說法對蔡氏不公平。

他指出,這么久以來,馬華都是在為民服務,爭取華人權益。今后只要黨員同心協力,搞好黨務,馬華前途會是一片光明。

本刊的话

(01) 陆垠佑、翁诗杰、廖中莱、现在轮到黄日升担任青年体育部副部长,每一个都在说,我要提升技职学院 (IKBN)的华裔学生人数,但是,讲了再讲,一个接一个换班,情况依然故我。

(02) 第一道阻力,来自华裔家长,父母亲都认为自己的孩子是商业奇才,念书是要赚大钱或成为律师、医生、会计师之类的专业人士,学手艺简直浪费时间,不如去做直销、做保险、卖DVD更好。

(03) 第二道阻力,所谓“工字不出头”来自社会的眼光和看法,看轻打工一族。

(04) 第三道阻力,来自华裔学生本身,社会价值观驱使,肮脏劳力的工作,不做也罢。

(05) 三道大阻力,十个陆垠佑、十个翁诗杰、十个廖中莱或黄日升都是无能为力的,但是,他们不能不做戏,要不然,会被人怪罪。

(06) 所以历届副部长提了又提,到处讲了又讲,明知道注定失败,也要表演一番。

(07) 相同的,历年历代的报馆记者,写了又写,专访之后又专访,还是要写,否则,不能交代差事。

(08) 华社乃金钱至上的社会,叫年轻人埋头苦学手艺,到头来只得两餐温饱,哎呀,不做也罢。

(09) 华社是这样的,急功近利,好逸恶劳,如果今天学习手艺,明天后天可以开厂赚大钱,你怕会没有人报名参加吗?

(10) 不是怕没有人来,而是怕太多人来报名,更有人会埋怨马华公会,这么好的赚钱机会,为什么不通报一下?

(11) 如果有赚大钱发大财的机会,报名表格收上十千八千都无所谓,要先报名参加马华,你尽管说,我们照办报名就是,招募新党员简直易如反掌。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各位不妨问问私人界到底有多少公司会聘请IKBN的毕业生。答案是少之又少。

如果有更好的选择,谁又会去IKBN呢?

好料是绝对有人抢着要的。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了。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said...

技职学院 (IKBN)根本在浪费公币;政府不如把这项差事交他国外包处理,本国只负责替他们找工就业就好了。

cakappolitikmca said...

IKBN 是政府的培训机构,免费不收钱,如果华人不愿参加,政府也没办法的。

你说IKBN不好,不够水准,但是,他们至少是有一纸文凭认证的,以后的手艺行业,都会往这方面迈进,到时从传统”学师制度“毕业出来的华裔手工艺学徒是没有文凭的。

其实,即使是学师制度,华裔学生也渐渐抗拒,因为华裔家长以为每一个念书的孩子,都应该从事会计、医生、工程师或电脑师的行业,传统手艺行业越来越少人问津,这些议题值得关注,不要等到出现危机,才埋怨这个埋怨那个。

Anonymous said...

想请问IKBN最低入学资格是什么呢?

这两年我替孩子survey了好多政府技职学院,但是入学资格都是SPM马来文必需考获优等。我孩子重考了两次,还是拿不到优等。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送他上私立学院。又白白浪费了一年。

以我看80%的华裔国中生都考不到SPM马来文的优等。你有何看法?

cakappolitikmca said...

你经常游览网页,其实你不应该问我,到www.kbs.gov.my 青年体育部的网页找寻,就可以得到答案。华社很懒惰,整天讲政府没有提供资讯,要政府翻译华文等等,其实你孩子自己可以在网页上找寻资料,无需父母亲协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