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1, 2010

雪华堂念念不忘当老大的日子

列席馬華會議影響深遠‧隆雪華堂吁方天興三思
2010年4月11日
星洲日报

(吉隆坡)吉隆坡暨雪蘭莪中華大會堂吁請華總會長丹斯里方天興,在參加馬華會長理事會的課題上應三思而後行。
它指出,華總是否應受邀出席或列席馬華會長理事會,就華總及
華社而言,是一項重大課題;隆雪華堂呼吁各州華堂以及全國華團董事深入研討此事,不可貿貿然倉促決定。

隆雪華堂今日(週六,4月10日)發表文告說,根據媒體報導,丹斯里方天興表示準備受邀出席有關的會議,對此隆雪華堂深感震驚,並促請華總會長三思而後行。

它強調,華團向來主張以“超越政黨,但不超越政治”的立場和定位,以維護權益和關心國事。我們歡迎朝野各政黨與華團對話或交流,但必須建立在平等和自主的基礎上。而馬華會長理事會是該黨的黨內機制。

“華總參與任何政黨的黨內理事會,將被誤解為該政黨的外圍組織,這對當前和未來的華社影響深遠。”

反映意見有多種管道

隆雪華堂認為,任何政黨若有誠意聽取華團的意見,可以通過多種模式來進行,包括安排對話或交流會等,而無需將華團拉進其黨內組織。同樣的,華總若有意向任何政黨反映意見和看法,也有多種管道,無需直接加入或列席政黨黨內組織的會議。
“隆雪華堂再次強調一貫的立場,華團作為民間組織,應該維持與朝野政黨對等交流與溝通的地位和立場。”

本刊的话

(01) 林冠英一开口讲话,雪隆华堂跟进发难,两个组织是里应外合的。

(02) 雪华堂陈友信以36对94票输给方天兴,狂风扫落叶,输的好不甘心,想要发难出一口气,这次终于等到机会了。

(03) 华社组织是这样的,提名竞选时,每个人都说是尊重民主,输了心里永远不舒服。

(04) 输了之后,在组织内部搞三搞四,对会务不闻不问,只要出现小小的窗口,一定伺机发难。

(05) 华总列席马华会长理事会事件,其实小事情罢了,但被华总内部异议份子刻意搞大,小小议题,搞到好象天要塌下来似的。

(06) 以雪华堂为首华总异议份子,将在里里外外唱衰方天兴,好象在告诉全国华社,方天兴犯下滔天大罪,如果可以将把星星之火,点燃为“倒方运动”。

(07) 雪华堂还是念念不忘华总诞生之前的辉煌时期,还是以为他们是华社的先锋、舆论的导航者,所以时常跟华总唱反调。

(08) 任何州属的领袖领导华总,雪华堂都会看不顺眼,除非是他们自己领导,或者该领导者千依百顺,听从雪华堂指点江山。

(09) 雪华堂跟在野党一唱一和,眉来眼去,叫做发挥民主制衡,监督政府政策,对华社有好大的功劳啊,没有雪华堂华社迟早完蛋啊。

(10) 其他组织或个人,他人稍微倾向支持政府,以方便向执政党争取权益,雪华堂就就乱套上帽子,说是某某人是傀儡、是鹰爪等等。

5 comments:

林季 said...

请问,华总若列席,有发言权质询权及提出要求等的义务及权力?这是问题一。

二,请问华总的角色是什么?参与政党是不是恰当,列席会不会等同以组织的身分加入政党?

三,雪华堂抨击与林冠英是不是有直接的关连?如果您要评议,麻烦提出确凿的证据,捕风捉影。对吗?

cakappolitikmca said...

华总还没有正式列席马华会议,林冠英马上下定论说;华总是马华的傀儡,华总是马华外围组织,为什么你不质疑林冠英,不要求他出示证据?所以,你已经持有双重标准,对于你喜欢的人,你可以容忍他乱乱讲,对于你不同意的人,动不动就要出示证据。

严格说,林冠英指责华总是傀儡是完全没有礼貌的,妄狂自大的,绝对不可以被接受的,应该向华总公开道歉。可是,华总并没有这么做,华总宽容,林冠英就以为人家怕他,以后会更加嚣张的。

功夫熊猫 said...

林季弟,

看来捕风捉影的是你自己!

林季 said...

一,我的立场上我不喜欢林冠英。尤其是他们父子在行动党的党内表现不民主。

二,你所说的,回应部分,我全认可。所以,我并没有功夫熊猫兄的所谓捕风捉影。

林冠英我照批,只是这次我必须先整理再批。不过,既然你说我认可的话,我大可转贴以示公正。

我还是老话一句,问您以上三个问题!

一,您先把雪华堂的部分,某人想做老大变成雪华堂想做老大,这是放大,雪华堂是组织,影响力是属于自身的。

二,马华邀约华总,这动作是对的,只是场合不对。可不可以说到比较公允一些?

马华邀约华总,未来肯定必须进行,只是必须公开对等抑或可以是互动的,对于任何朝野政党一样。

再者,华总不能因为行动党指责而变成因“它”退缩,这些立场才算中立对吗?

http://pingjinn.blogspot.com/2010/04/cakap-cakap-politik_11.html
(我也一并把对我的指责,我的立场贴在我博客,请明察)

林季 said...

老实说,我是很欣赏你的某些论述。这是有些不是很能认可的,我还是会提出来。

不过,或许你个人身分带有一些政治立场抑或个人意见带有一些主观。(我个人虽这样说,我或许也是)

但是我比较希望做评议后,是导正轨,而非脱轨。

华总比我想象中更快纠正错误,这点是我觉得可以赞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