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5, 2009

与其指指点点不如注册成政党


鍾廷森:翁領導馬華做了甚麼?

“商聯忍無可忍”

星洲日报 26/11/2009

(獨家報導:顏貝珊、葉志彬‧吉隆坡)馬來西亞中華工商聯合會總會長丹斯里鍾廷森表示,馬華在拿督斯里翁詩傑的領導下,已經和華團組織脫節;今日的華團組織是靠自己向政府傳達民意。
他指出,在人民面對負經濟成長的艱辛時刻,忙於黨內鬥爭的馬華正副部長已無法和華團組織有效地配合,為華社爭取權益,令華團組織有“雪上加霜”的感覺。

“不像馬華4部長可以在每週的內閣會議上見到首相,華團組織領袖可能要相隔兩、三個月才有機會見到首相;但是,很多政策都拖延不得,因此
們希望馬華可以儘快解決黨爭,把時間放在華社課題上。”

鍾廷森今日(週三,11月25日)在辦公室接受《星洲日報》獨家專訪時,也以“忍無可忍”來解釋,為何向來超越政治的商聯會會發表聲明支持重選。

黨選後為華社做了甚麼

他不懂馬華自去年黨選之後,到底為華社做了些甚麼,但今日在華社課題上,很多時候,華團組織都是孤軍作戰。

“我不懂馬華爭取了些甚麼,我的感覺是馬華在華社課題上,效率和反應都比過去慢了很多。”

例常飯局不再邀馬華

他也透露,在本週日(11月29日)舉行的商聯會、華總、董教總及七大鄉團每三個月的例常飯局將不再邀請馬華領袖出席。

鍾廷森認為,重選是一勞永逸解決黨爭的方法,馬華再這樣鬧下去,將導致華社問題無法獲得處理。

他指出,在馬華忙於內鬥的時候,政府希望商聯會可以在民生、華教及經濟課題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協助政府處理華社問題。


不過,他強調,馬華在國陣政府的角色是不能被取代的;如果馬華部長以國家利益為重,在內閣擁有更大的代表性,這對華社肯定是佳音。

黃家定領導時馬華與華團互動良好

鍾廷森指出,在丹斯里黃家定擔任總會長時期,馬華與華團組織互動良好,讓華團組織在華社課題上都能夠有效地各司其職,互相配合。


“黃家定會向我們反映他與政府交涉的事項,也讓我們清楚首相、副首相及相關部長對一些華社課題的看法及立場;這些都有助於我們調整爭取的路線及方式,使華團組織更有效地向政府傳達華社的問題和訴求。”

本刊的话

(01) 星洲日报全面介入马华党争,又出现新的证据,倒翁运动还在继续推动,即使典当掉百年的招牌也要达到目的。

(02) 为了推翻翁总,商联会不惜典当“超越政党”的大原则,马华党员以后可以不必尊重商联会的意见。

(03) 威廉钟甘愿被星洲日报摆布,也正式带领商联会介入马华党争,以后并发大堆后遗症,商联会身价百万、千万和亿万的领导人物,可不要后悔在当年。

(04) 不必讲到那么委屈,什么“忍无可忍”,如果商联会如此热衷政治,并且认定自己办事能力比马华强,与其在外面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不如,自己注册成为政党,参加国州议席竞选。

(05) 想想看,商联会注册成为政党,但是,他们的领导层真的身世清白吗?身上一大堆商业纠纷和瓜葛,有多少个可以成为候选人?怎么样参加竞选?

(06) 商联会应该看看自己的章程,成立商联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什么都不必做,只平时只吃吃饭,讲讲话,得空搞搞宴会罢了?

(07) 如果毫无能力协助华商,就不必浪费华社和华商的资源,误导华商以为商联有能力办事,该解散就解散吧。

(08) 是的,市面经济萧条华商十分辛苦,手头资金经常抽紧,但是,商联会领导层经营的大集团、大公司有没有以身作则,快点开出支票付账给小商家,避免他们走投无路,被逼向大耳窿借钱?

(09) 商联会领导有口讲别人,没嘴讲自己,只会埋怨政府付款缓慢,自己的公司却趁机打压小贩商,迟迟不付款,间接造成市场资金收紧,小商家度日如年。

(10) 如果马华做不到什么,商联又能做些什么?商联除了请来一大堆所谓财经专才,做做市场调查,搞搞讲座会,又请请到访的中国团吃吃饭,讲讲话,上上报纸之外,还有什么更具体的成绩?

(11) 商联会领导整天接待中国代表团,吃吃饭,讲讲话,但是,35年以来,到底协助多少个会员团体或个人,到中国撮合生意和投资?

(12) 马华是有乱象,这点不能否认,可是,商联领导在外面煽风点火,是不是都乱讲一通,岂不是乱上加乱?

(13) 商联不要推卸责任,能够做的,尽量做,不能做,办不到的,要向华商解释清楚,免得他们乱乱埋怨政府和政党啊。

1 comment: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said...

“黃家定會向我們反映他與政府交涉的事項,也讓我們清楚首相、副首相及相關部長對一些華社課題的看法及立場;這些都有助於我們調整爭取的路線及方式,使華團組織更有效地向政府傳達華社的問題和訴求。”
=========================================
为甚麽308会输的那麽惨?
当时所谓的华社团体为甚麽也帮不了马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