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华文报章继续兴风作浪


梁鄧忠:只稱署理沒懸空
註冊局沒恢復蔡黨職

中国报 2009年11月11日


(吉隆坡10日訊)馬華法律局前主任拿督梁鄧忠指出,社團註冊局並未對拿督斯里蔡細歷恢復署理總會長職一事,作出任何決定。
他強調,根據該局回函內容顯示,註冊局只是根據蔡細歷單方面提呈資料,對馬華署理總會長職發表看法,即有關職位並沒有懸空。

因此,他暗喻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在11月3日中委會會議當天,沒有出示有關回函,便對外指稱該局已恢復蔡細歷黨職舉動,有誤導之嫌。
梁鄧忠今天在馬華總大廈7樓召開記者會,透露上述消息時,也展示社團註冊局致馬華總部的回函副本。馬華法律局前副主任符偉興也在場。
表明註冊局無權審

梁鄧忠重述雙十特大之后,蔡細歷致函社團註冊局要求釐清其黨職的過程。
他說,當時該局表明沒有司法權處理此事,應由馬華自行解決,惟蔡細歷較后再次致函該局提供進一步資料。

他指出,10月15日中委會開會,他根據黨章建議中委會填補署理總會長職,但翁詩傑提出先等待註冊局決定。
“我回應說不需要,因為註冊局根本無權審理此事,馬華可以解決本身問題。”

他說,當天有超過三分二中委接納他的意見,並根據黨章第40和第23條款,推舉拿督斯里廖中萊任署理總會長。
他指出,他是根據雙十特大結果,即第3提案恢復蔡細歷黨職不被通過,而詮釋署理總會長職有空缺,需要填補。

他說,即使蔡細歷恢復黨籍,但被凍結黨職4年,這相等于該職無法操作,因而需要填補。
沒人出示回函

梁鄧忠說,不幸的是翁詩傑本身在中委會會議后,也就署理總會長職尋求註冊局定奪。當時也有蔡派消息告訴報章,指蔡細歷已被斷定為合法的署理總會長。

“到了最近一次的中委會會議(11月3日),並沒有人出示註冊局回函。事實上,註冊局並沒有作任何決定。

“註冊局只是說,根據蔡細歷提供給註冊局資料,該局認為,既然特大表決沒有符合三分二大多數票通過的條件,因而署理總會長職並沒有懸空。”

本刊的话

(01) 这是一篇有问题的新闻,证明华文报章扮演两面人,一边造访华团领袖呼吁马华各造停火息战,另方则为廖派分裂份子制造舆论攻势,让党争情绪继续延烧。

(02) 这则新闻有报界的幕后黑手在搞鬼,要不然怎么可能大幅度在夜报头版刊登出来?

(03) 今天的夜报头条应该刊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官访马来西亚,为马中双边关系创造新境界,但是,本地华文报章有自己的议程,刻意突出一则误导和造假的新闻。

(04) 梁大律师早年在英国受教育,相信国文水准有问题,他看不懂注册局以国文书写的公函。

(05) 只要稍微有国文水准的人,都会看的懂;注册局研究过蔡细历的来函鉴定身份,根据党章第35条款,判定马华署理总会长一职,从去年党选起,从来没有悬空过。

(06) 既然没有悬空,原任者是谁?这样都看不懂啊,还做什么执业律师?

(07) 原任者当然是在去年党选当选的蔡细历,难道还会是被1015中委会强硬填补、然后篡位不遂的廖中莱?

(08) 1015中委会会议前夕,梁邓忠投奔廖派,一心一意想协助廖中来通过捷径取得署总,乃天下皆知的事情,可是,他万万不应该以专业资格误导100万党员和2380中央代表。

(09) 律师嘛,遇到法律争议,大家都知道,一人说一样,永远没完没了,只要你肯出钱请他们到法庭吵架,他们都愿意吵个不停,所以,梁大律师的执业病在作怪,怪他也没用啊。

(10) 廖派巡回演讲得到反应十分冷淡,1128特大恐怕连基本法定794个代表都无法凑足,所以,必须在这个时刻,配合华文报章的议程,拼命炒作一个课题。

(11) 不明事理的人看上去,问题好象很严重,其实不严重,小事情罢了,梁邓忠这一番谈话,只在制造一种假象和幻想,让代表抱着一线希望,以为廖中莱可以通过ROS再次抢回署总。

(12) 记得吗,廖派早前搞总辞,华文报章连续多天爆料,说越来越多中委愿意辞职,结果怎么样呢?有多少人辞职?

(13) 记者聪明,有不少暗地是民联的支持者,但是,读者也不傻啊,如果想要制造新闻,不妨找一个没有破绽,有水准的材料来玩玩啊。

5 comments: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said...

我们的社会有病了,连那些搞报业的都也开始不专业了。公信,诚信,都是拿来骗吃乎?

功夫熊猫 said...

光头大状的言论真的是超级白痴!既然没有悬空,何需廖中莱填补?原任者就是蔡细历了!简直是白痴光头大状!

Anonymous said...

编辑老爷或是记者本身有自己的政治议程

企業教練 said...

傳媒連自己的"公信""誠信"都典當了;禍亂的根源!
懂法律者不但沒維护社會公義;竟然還玩文字遊戲,什麽"解散"非"罷免"等等諸如此類的解說; 大律師,這樣玩弄文字,請問普通民眾該怎么辦?
為了個人的前程,當然是可理解;但請您自重!

KC Tan said...

没办法,它们比较大!
他们说马华已经没有党格;自己登一篇特稿连名字都龟缩不敢示人,大家认为他们有“报格”吗?看看他们的评论,马华事件,哪一篇不是针对翁诗杰的?说得好像义正严词,把自己说到什么维护第四权的斗士,一看内容就知道是一只躲在水井里谈国家大事的青蛙。一群关在四方格里的圈圈文人,为了填满每一天的评论,有什么不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