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1, 2010

328-历来最悲壮惊魂的战役

328重选提名形势 (截至21/03/2010晚上8点)

总会长(选1人)

(1) 翁诗杰
(2) 黄家定
(3) 蔡细历

署理总会长(选1人)

(1) 江作汉
(2) 廖中莱

副总会长(选4人)

(1) 黄燕燕(原任得票1659)
(2) 曹智雄(上届落选得票1233)
(3) 林祥才(上届竞选署理得票209)
(4) 叶炳汉 (推测)
(5) 姚再添 (推测)
(6) 邱克海 (推测)
(7) 陆垠佑(推测)
(8) 姚长禄 (推测)

中委 (选25人)

(01) 王孙文 (吉)-新人
(02) 黄日升(柔)-原任上届得票 1418
(03) 江承俊(沙)- 原任上届得票 1184
(04) 何国忠(柔)- 原任上届得票 1543
(05) 汤木(雪)- 上届落选得票 640
(06) 蔡宝强(直)- 新人
(07) 李伟杰(雪)- 原任上届得票 1597
(08) 廖润强(雪)- 原任上届得票 1224
(09) 颜天禄(甲)- 原任上届得票 1377
(10) 何启文(彭)- 原任上届得票 1336
(11) 李学超(霹)- 新人
(12) 汤华昌(霹)- 上届落选得票 586
(13) 王赛之(霹)- 委任,上届落选得票 975
(14) 黄作信(雪)- 新人
(15) 王钟旋(雪)- 上届落选得票952
(16) 许金汉(甲)- 新人
(17) 陈锦(霹)-新人
(18) 罗桂平(霹)-新人
(19) 李官仁(霹)- 上届落选得票 466
(20) 林德昌(雪)-上届竞选副总得票268
(21) 杜振耀(登)- 新人
(22) 林国河(雪)-新人
(23) 洪正贤(雪)-上届落选得票385
(24) 陈进明(霹)- 上届落选得票781
(25) 赖日辉(森)- 上届落选得票755
(26) 郑修强(柔)- 原任上届得票1170
(27) 黄智伟(霹)- 新人
(28) 李万行(雪)-新人
(29) 李志亮(霹)- 原任上届得票1504
(30) 李煌治(柔)-新人
(31) 刘一端(槟)- 上届落选得票887
(32) 曾振铨(霹)-新人
(33) 卢诚国(雪)- 原任上届得票 1141
(34) 何有明(霹)- 上届落选得票 189
(35) 曾亚英(柔)-新人
(36) 郑贝川(柔)-新人
(37) 古乃光(柔)- 新人
(38) 林国河(雪)-新人
(39) 黄国强(雪)-新人
(40) 罗秋俊(雪)-新人
(41) 彭子明 (彭)-新人
(42) 吴一心(直)-新人
(43) 周丽玉(雪)-新人
(44) 叶理国 (森)-新人
(45) 陈清凉 (槟)-原任上届得票 1548
(46) 张日洲 (吉)-原任上届得票1363
(47) 许振南 (直)-上届落选得票 536
(48) 郑敬保(雪)-上届落选得票 872
(49) 黄冠文(推测)
(50) 刘锦明(推测)
(51) 余金福(推测)
(52) 林熙隆(推测)
(53) 何远平(推测)
(54) 陈元虎(推测)
(55) 沈永平(推测)
(56) 周连琼(推测)
(57) 黄祥辉 (推测)
(58) 傅子初 (推测)
(59) 邓文村(推测)
(60) 曾亚英 (推测)
(61) 姚长禄 (推测)
(62) 郑联科 (推测)
(63) 陈永生(推测)
(64) 陈财和 (推测)
(65) 陈德钦 (推测)

本刊的话

(01) 总会长翁黄蔡陷入三角混战。(3)

(02) 署理廖江直接对垒。(2)

(03) 副会长或许出现8角战。(8)

(04) 上述三个最高职位提名形势出现328格局,符合328重选日期。

(05) 中委参选人数跟上一次(63人)不相上下。

(06) 中委战线大约出现35%新人。

(07) 两大部长在署理大对决,必有一人被淘汰,战情引人注目,。

(08) 一位部长争夺副总,预料可轻骑过关。

(09) 蔡黄两位无官职党要围剿在任总会长,在任者胜选无望。

(10) 328是历史性的党选,战情历来最悲壮惊魂,四位内阁部长陷入围剿,至少一人或最多三人面对败选除名。

(11) 重选是解决党争的最好方案,谁输谁赢不要紧吗?看下去你就知道什么叫“民主竞选”。

3 comments:

elize said...

47和53 黄冠文是同一个人吗?

cakappolitikmca said...

搞错了,谢谢指正。

蚯蚓 said...

黄家定能投吗?做错了也不敢承认,还找了借口脱身。看了“当今大马”第二次专访黄家定的报道,黄家定就说了以下的话:

“他再次把选举失利归咎予非战之罪,“很多地方你放旧人下去也是输的,不换人也会输的。我们看回输的地方的票数,你放谁下去都会输的”。

他也认同另一种说法,即当时若没有放新人下场,马华可能输得更惨。”

全不都是他说的算,那里有天理。要换人也要候选人有基层,有为该区服务过,而不是随便选一两个有知识的人就能竞选。难道连基本的道理连我们这为前任总会长都不懂吗?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向100万党员说的人我们能继续的支持他吗?翁诗杰和蔡细历做错了他们非常大胆的向各位党员认错,但是你黄家定做错了还要找借口为自己辩解。请中央代表们好好的想一想,我们要这样的总会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