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赛芝“充耳不闻”?家祥“置若罔闻”?


坚称亲耳听到翁诗杰要求拟信
魏家祥反击王赛芝“充耳不闻”

王德齐10月29日下午 2点03分

从马华双十特大通过议案要求“翁蔡齐走”,到中委会於10月15日召开会议定夺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是否下台之间,到底发生事情,似乎已经成为翁廖两派之间的“罗生门”事件。

在挺翁派中委王赛芝接受《当今大马》专访,否认翁诗杰曾经要求周美芬草拟辞职信,并揭露廖魏周三人曾经密会中委分配党职后,隶属廖派的马青总团长魏家祥也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作出反驳。

“我当时没有发白日梦”

魏家祥坚称本身曾在特大后亲耳听到翁诗杰说,“马华公会是一个华人政党,因此有关辞职信必须是用中文书写”,并讽刺王赛芝故意“充耳不闻”。“我那时并没有发白日梦,这个片段可说在我记忆当中历历在目,所以有一些人可以选择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他更援引挺翁派马青副总秘书罗秋俊日前发出声明,也证实翁诗杰提出辞职,并要求马华妇女组主席周美芬草拟辞职信。“当他证实之后,他还讲了一句话,后来总会长决定留下来,是因为有很多短讯和留言鼓励他留下来。”

声称翁要求廖做好准备

这名副教育部长也否认,他本人、新任署理总会长廖中莱,还有周美芬在特大后,就急着拉拢中委“分猪肉”。他甚至发誓说,“你说我们在那里分什么党职,对天讲,我们不做,我们也没有做”。

他强调,这反而是翁诗杰要求廖中莱做好准备,和总秘书王茀明一起在后翁诗杰时代稳定马华,只是王赛芝本人没听到。“我今天可以证实一句话,我亲耳听到总会长在落败时候告诉廖中莱做好准备,在国阵成员党面前,我是不可能再领导下去,我是要走,就这样交给廖中莱。”“当时他们也作了一个决定,当他(翁诗杰)在假期时,由廖中莱和王茀明共同处理党务。这不是一个人听到,而是几十个人听到。当时的确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王赛芝不在现场。”

要王赛芝别狗咬吕洞宾

魏家祥表示,当他和廖中莱及周美芬吃饭时,周美芬甚至还亲自打电话关心总会长和要求会面。

“你说我们吃饭谈些什么?是谈官职吗?我们更关心王赛芝上议员(职位)届满是什么时候。”他指出,周美芬当时还说,不管怎样,王赛芝的职位都要保住,让州议会通过其委任,以免丧失一个副部长的职位。对此,他要求王赛芝“千万不要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魏家祥也表示,就算是廖中莱和其他副总会长如黄燕燕会面,相信只是讨论如何稳定马华,而不是讨论分配党职。他指出,特大后有许多领袖都感到彷徨。

翁诗杰:要讲什么由他另一方面,翁诗杰受询及王赛芝的揭露时,只是笑着淡然回应说“人家要讲什么,就由他啦”,然后就继续走去开会。


本刊的话
(01) 魏大博士堂堂大男人,别企图欺负弱质女流。

(02) 魏大博士批王赛芝“充耳不闻”,难道魏大博士就没有“置若罔闻”之嫌?

(03) 事发至今,王赛芝终于鼓起勇气,把真相详细说了出来,实属勇气可嘉。

(04) 魏家祥出国公干回来,几乎每天都举行记者会,对翁派的人左右开弓。

(05) 魏家祥回国后近日来的动作,不幸已被中委郑联科批中,“廖派将进行更严厉的逼宫”

(06) 魏家祥曾说过周美芬的眼泪白流了,魏家祥当时可能没有发白日梦,但是可能已经周美芬的眼泪吸引住了。

(07)《 会议也指要撤除副总会长黄燕燕的部长职,当时廖中莱的反应是“妇女组将不要就不要”。》魏家祥为何没有针对这项指责作出回应?

(08) 魏家祥是大博士,对于措辞辩论绝对是没有几个人可以抵挡的。

2 comments:

吴启聪 said...

周美芬的眼泪是“喜极而泣”的眼泪。

如今逼宫不成,翁总赖死不走,你说她的眼泪是不是“白流”了?

这点我支持魏胖.......嘻嘻!

Anonymous said...

Needless WKS to say so many statements. The eye of people is crystallized clear - He is also involved in the PKFZ . OTK " Some CC against me for selfishness reason only " !